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匿名提问:

口罩太太您好。 之前因为您的一句话而了解到了信天谨游这个机构,很认同他们的一些理念,也较为信任。 在新慈善法出台后,信天不再接受散捐,我也没有找到可以一起做这件事情的人,便就此放下了。 但八月初时,家中有一位抚育过我的长辈去世了。她的离开于我震动很大,此前我做一切慈善公益相关的事情时,留的都是她的名字,心中默念着如果世上真的有功德或者福报,请把我的一份都给她。 当然我对于她的离开也有准备,但总归是痛苦的.而比痛苦更为严重的大概是这个人的离开一时间让所有生活中的事情都变得不再重要了,虽然有诸多事情发生,但我心上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 而伴随着她的离开,我曾经送给她的那些善行就像没有人接住的球,既听不到球破空而回的声音,也没有落地的感觉。 但前几天我梦见了她,梦醒后我慢慢回忆到这些事情,突然想要重新开始了,这种行为于她大概已经是一种徒劳,但也许这种徒劳能够成为我将自己从空白的心境里拉出来的办法。 回到信天这个话题上来,我想向您了解的是,您是否还知道什么值得信赖的机构接受散捐,或者,更冒昧地说,您是否愿意发起一次团捐? 诉说这种自私的想法,多有打扰了,无论如何,感谢您。

mockmockmock 回答:

上个月和这个月,我家里也遇到长辈患病的事。一个多月里受尽煎熬,最焦心的一周里瘦了可能有十斤,久不见面的人见到我都吓了一跳,以后是我生了大病。

也就是在这两个月里,我重新思考亲人之间的关系,生和死的界限,甚至身后事。我的那位长辈是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所以他以非常客观甚至超然的态度来和我——第三辈中最大的孩子——来讨论怎么办。坦白说我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另一方面来说,我忽然发现,我从来没有这么了解他。正如他一直了解我。

现在手术结束,不是最坏的结果,也不是最好的,但全家人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不敢说冷静吧,但至少是有序地在照顾他,面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后续情况。

但我想,人这一生就是要面对各种别离的,这个世界上因果守恒,得到了很多人的爱,也就要面对这些人终有一天失去在我的生命里。但我一直会记住他们,如果有可能,我也会把这种回忆传递下去。

望节哀,祝一切都好。


然后回答您的问题:

1. 我现在都是把捐款捐给WWF之类的保护自然的组织;国内的话我正在捐自然之友。他们接受长期、定额捐赠。

2. 其他散捐都是我三次元生活里的知道的一些事情,有些无法开具收据,您和我萍水相逢,您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也不建议您在金钱的事情上信任我,所以很抱歉,我无法做任何募捐上的组织活动。

3. 如果其他朋友知道合适、可靠的募捐途径,也请留言。谢谢。

评论 ( 24 )
热度 ( 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