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和王灯灯女士瘫在沙发上…………

收到 @七山墙 七七老师赠书一册!好有趣啊!


【楼诚】《严霜不杀》(+别册《金石其心》) 本宣

帮灯灯转一下!


虽然我不会再出楼诚本了但是给灯灯老师做Guest还是很高兴的!朋友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那篇文我贴了但是被墙了不是我的错)

隔山灯火:

预售时间:6.16晚20点——7.16凌晨

全文目录  ←严霜+文献工作者系列,本子不含隐藏内容,全部贴出了。

微博有转发送本的活动,详情请戳求其工作室微博:美滋滋的求其

预售地址↓↓↓点击链接或者手机复制~

【预购(楼诚)严霜不杀by隔山灯火】http://m.tb.cn/h.300uv0P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1VMv0xa8UGy€后到👉...

什么时候出啊!(aka: 什么时候我可以收到我的guest本)

隔山灯火:

先来晒一下|。・・)っ♡ 
快了,就快了!

好的,又被屏蔽了……狗头.jpg


打赏就算了吧……没开通(。毕竟LFT我只用来写同人。而且谁知道LFT是不是没事又封我账号了=。=。

上两周在七七老师的面子下去见D老师了~

七七老师很认真地和她讨论“先锋性”是否在同人写作中更常见等一系列严肃的问题时,我满脑子想的是:啊,她真好!她真迷人!果然是我喜欢的老师!

她告诉我了一个关于蜘蛛女的故事,作为回报,我也把一些关于别日何易写作过程中的想法和灵感来源告诉了她,然后果然得到了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回馈。

所以写作还是最棒了~

我……一定会把给严霜的Guest文写完的,但最近身体不大好,每天到了八九点就和被催眠了一样。不过 @隔山灯火 等我!(听说马路老师也...

匿名提问:

想麻烦口罩老师,北京一日游有什么推荐的景点或吃的吗?目前只想到了去一下小西天,其他毫无头绪…

mockmockmock 回答:

小西天好啊!看啥电影?

但小西天(文慧园3号周边)真的是……食物的荒漠。

一日游可以考虑从鼓楼走到后海附近?然后还能走到北海……吃饭就平安大街后海一带也挺多的?比如东四十条的四季民福(我第一次请灯灯枪枪伉俪吃饭好象是那里,不过是故宫店)。辅仁大学的旧校区也在恭王府附近(定阜街上)。

还有个一日游当然是故宫……不过不知道最近有啥展览,可以去看一下,出来就北海溜达一下,从北门出回到平安大街了。

祝愉快~


如此夜 VI 2

*

看着明诚狼吞虎咽的样子,明楼这才想起来,应该出去吃的。

可明诚并不在意这个,他揪下一大块法棍——那是明楼五分钟前专门下楼给他买回来的,一剖为二,接着用餐刀挖了新鲜的软奶酪,仔细地涂了很厚的一层,最后,他不忘在奶酪上加了点芥末,狠狠咬下一口后,才在明楼颇有点目瞪口呆的神色中满足地叹息了一声:“我饿了一路了。”

“为什么不吃东西?”

“在捷克碰到大雪,火车被迫停了半天,东西都吃完了。我没法郎。”明诚在说话的间隙见缝插针地又咬了一口他手上这个简陋的自制三明治,“而且家里连颗鸡蛋都没有……也没有钱!明台藏零花钱的地方我都翻过了,连个生丁都找不到。他怎么能把钱都带去学校?”

这个忿忿然的指...

如此夜 VI

*离成年还很远的灯灯生日快乐啊!

*旅途中手机现码的,格式大家先将就一下吧。


很多年以后,当明楼回忆起巴黎时,他偶尔会觉得那是另一个上海。反而当他还在巴黎时,从不会这么想。


不过,巴黎的冬天和上海太像了,总是那么多雨,雪是吝啬的。


好在明楼也并不怎么喜欢雪,巴黎的雪夜尤其——这是所有记忆太好的人需要支付的代价之一。


天阴下来的时候,明楼正在办公室里回信。秘书给他送下个学期的课程表,还体贴地附赠一杯新鲜的咖啡。


一直深受各位女秘书偏爱的明老师回赠以小甜饼干。受到款待的克莱蒙女士便问:“明博士,稍后可能会下雪,您带伞了吗?”


明楼这才分出心思来眺望一眼天色...

匿名提问:

口罩太太您好,在我心目中您是一个有着比较清晰的政治观点并且比较乐于表达的人。不知道在您思想刚刚形成的阶段有没有比较迷茫,看着各方面的argument好像觉得都有道理却无法决断的时候呢。如果有的话,后来您自己的观点是如何慢慢变得更清晰的呢?我觉得我遇到一个社会问题的时候常常会通过直觉得出一个答案,但却常常觉得自己没有能力defend自己的观点,因而怀疑对方的观点其实是正确的,左右摇摆、十分苦恼。您对此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mockmockmock 回答:

因为对方的观点可能确实部分正确啊——比如事实正确。

但逻辑的原则之一就是,事实正确并不天然意味着结论正确。您觉得呢?

我觉得很多观点变得清晰这个还是和年纪有关系吧……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观点了23333

简单来说就是我并不时刻需要去为我的观点辩护,我通常不在意别人的观点——除非在展开辩论时。

不过随着年纪慢慢变大,我也不和人展开辩论了。

另外就是,人的观点肯定不是一成不变的,十五岁的我所持的观点,可能到了二十五岁又被自己推翻。所以这么看来,我也并不是一个十分坚定的人呢233333


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