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并在她们慈爱的目光下摸段子………



某一年圣诞,两个人又回了伦敦。

落地后明诚第一件事就是给老爷子请安,半个小时收到邮件,曰,既然到了,今晚来吃晚饭。

明诚又回,大哥也同来了,今晚不打搅了。

——是那个打牌很好的年轻人?那一起来。

明诚把邮件给明楼看,后者看完后,想想说,那我们带个蛋糕去看你老师和师母。不能空手去。

明诚一愣,接着就笑得得肩膀乱颤:“那太没诚意了。”

“那我那份你替我吃吧。”

“听你的,买一个。”

两个人合计着可以去骑士桥挑一个法式的派,但经过皮卡迪利的时候,发现一间不知何时开的咖啡屋,橱窗里喜气洋洋摆着德奥系的蛋糕,明楼看了两眼,发现Panettone也赫然在目,就是叫了别的名字,顿时就走不动路了。

最后他们买了最大的那个。

那个晚上他们打牌赢了师父和师母,师母还笑眯眯给他煮咖啡——事后明诚分析,功劳可能还是明楼带来的那个蛋糕。再没什么比家乡的甜食能讨人欢心了。

“不过第一次上门做客你是故意输给太上皇的嘛?”明诚问。

“因为那个时候你还没毕业嘛。”明楼心安理得地吃着双份的蛋糕,递给明诚一个微笑。


段子结束。大家节日愉快!
蛋糕就是图中所示,新鲜的更好吃!

评论 ( 41 )
热度 ( 3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