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A Summer's Day 2

明诚入睡时夏阳灿烂,醒来时阳光似乎更好,仿佛时间倒流了一样。翻了个身,明诚摘下睡前捞起戴上的墨镜,看了眼表,脑子里正在算要多久才能赶到梁仲春家里,忽然听见耳旁一声轻笑,转过脸一看,只见明楼用杂志遮住脸,居然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明诚看了一眼封面,不由想《经济学人》又出什么雄文了,刚想拿过来也看一看,明楼却先一步放下书,弯下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还是不说话,却几乎要笑得趴到他背上去了。

 

“重死了。”他假装嫌弃地推了推明楼,反手去顺他的头发,发根有一点湿,香水的味道倒是更浓郁了。

 

明楼还在笑,头发拂在他脊背上,教明诚觉得怪痒的:“看了什么好书,看把你乐的。”

 

明楼大概是摇了摇头,又凑过来和他接吻,然后说:“哦,你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几下。”

 

“那你不叫我。”闻言,明诚几乎是一跃而起,抓起手机一看,还是梁仲春的,告诉他洋子的飞机起飞了,时间照旧,又提醒他如果在市区,带点甜食来。

 

等他看完,明楼不紧不慢地说:“能有多大的事。睡起来再处理一样的。哦,你背还痛不痛?”

 

明诚活动了一下筋骨,睡前明楼搭在他背上的浴巾起了作用,至少是没有那么热辣辣的生疼了。他摇头,正要说“没事了”,但又发现明楼的表情实在很可疑,那种要笑不笑的表情,呃,简直像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小动物在演杂技似的。

 

作为一个富有求真、求知精神的青年,如果不是眼下时间实在不够用,明诚肯定是要从明楼那里一问究竟的,反正明楼拿他没办法,早晚会告诉他。

 

不过,虽然这次明楼没有亲口告诉他,明诚还是很快知道了缘由——在上了车,后视镜里看见自己的脸的一瞬间。

 

“……你也不提醒我一声!”

 

看着自己除了眼窝处被墨镜遮住的一块、其他地方的皮肤都深了一个色号的脸,明诚气得简直想吐血。

 

他重重地捶了几下椅子,又反复看了好几次镜子里自己的脸,感觉更郁闷了:“你怎么不提醒我!我晚上还要去人家那里做客呢!”

 

明楼的反应只是笑,他一笑,明诚更气了,但这事说来说去还是要怪自己,拿明楼撒气纯属无理取闹。念及此,明诚郁闷地拿脑袋重重地朝前排的挡板一磕——靠,不小心太用力了。

 

眼看着明诚疼得不好了却逞强不抬头,明楼只好不笑了,把人拖过来,在撞得发红的额角又亲一个:“又不难看。”

 

明诚猛地抬头,差点撞上明楼的下巴:“还不难看!”说完情不自禁又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便飞快地悻悻然移开了眼。

 

明楼微笑地看着他,摇头:“不难看。”

 

他揉了揉明诚刚睡醒还乱蓬蓬的头发:“安全带系好。不是你说要迟到了吗?”

 

结果回城的路上明诚一直把墨镜戴了又摘摘了又戴,徒然地想要掩饰自己这个疏忽。明楼抽空看他一眼,过一会儿再看一眼,每次都能看到他在折腾,想笑又怕他再炸毛,只能提醒:“下次记得擦防晒。”

 

不过,明楼想,这下阿诚是再也不会忘记了。

 

可以受伤,但不能难看,明家这个家训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又从哪里来的呢?

 

明大少爷大概花了五分钟来思考这个问题。

 

明诚晒伤了背,开车的差事就落在了明楼身上,结果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本事,明明没在英国开几次车,一模一样的路线,硬是比明诚计划中少花了二十分钟回到酒店。到酒店后明诚花了五分钟冲了个澡,再五分钟明楼给他上晒伤霜,还有两分钟照镜子。当再次确认墨镜导致的脸上黑白两截的熊猫纹一时半会儿消不掉后,明诚终于绝望了死了心,认命地戴上墨镜,和明楼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去。

 

明楼对于大热天吃火锅这种行为其实不太赞许,特别是去不怎么喜欢的陌生人家里。但明诚既然答应下来,只当一场应酬他也能熬过去。到了超市后他跟着熟门熟路的明诚在各个生鲜柜台穿梭,看多了,居然也有了一点胃口,不知不觉之中,往购物车里扔东西的人倒换成了他。

 

结果他们拎了整整四个大购物袋出来:一袋子海鲜、一袋子蔬菜、英国本土的各种浆果、西班牙来的樱桃和葡萄再加一个看起来不算太好吃但让明诚眼睛亮了一下的西瓜再一袋,最后一袋则装了两瓶香槟——至于为什么吃火锅要带香槟酒,明楼表示,饭后万一想喝了可以喝,还有这么多浆果呢,是不是?

 

超市采购结束后他们又专程去人潮汹涌的莱斯特广场附近的一家窄街深处的法式点心店买了个水果派,经过Paul时明诚觉得万一苗苗想多吃一块呢,又下车再买了一个,这样才算一切置备齐全,他们艰难地把车拐到了泰晤士河岸边,一路往东开去。

 

梁仲春这样携家带口的留学生,住学校宿舍的属于极少数。他决心在英国混身份后,就在金丝雀码头附近买了个房,等太太过来后,又整租了隔壁的一栋房子,做起了包餐的二房东。

 

房门一开,四川火锅底料那特有的浓郁的香味直窜鼻尖。明诚当下打了个喷嚏,逼得梁仲春倒退两步,这才以他一贯的笑眯眯的神色开了口:“阿诚兄弟、明教授,吃个便饭、大家聚一聚而已,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太客气了、太客气了!快请进!呃……阿诚兄弟,你眼睛没事吧?这个点了,怎么还戴着墨镜?”

 

“………………”

 

明诚摸摸鼻子,表示自己没听见最后一句。

 

 

TBC


评论 ( 66 )
热度 ( 7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