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杏花消息雨声中 全

没想到回房间的路上碰见披着衣服出来的明镜。看见兄弟俩在一起,明镜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说:“我刚才还在想,要不要找根竹竿,来赶赶猫。”


明诚看着满脸关切的姐姐,连连摇头:“是我不好。忘了这事,耳塞留学校里了。大姐快去睡吧,大哥要找我谈心呢。您快进屋吧,别又着凉了。”


明镜还是有点不放心,又对明楼说:“那今晚你们凑合一下。我听这声音,猫也不都在自己院子,不好赶。你们到时候把门窗严实些。”


明诚不喜欢闹猫声这在明家从来不是个秘密。家里的佣人不必说了,就连明镜都有晚上拿竹竿驱赶树上的野猫的经历。经过他们家的猫只要被抓住都会被送去宠物医院绝育,所以有一次小少爷开玩笑,说“我要是猫,绝对是宁绕十里路,不进明家门。不仅不过门,还要通知各路亲朋好友,千万别串错了门。”


明楼和明诚答应了姐姐,又看她进了房间,这才一齐又去了明楼的房间。一路上还是有猫在叫,但反正明楼在身边身边,明诚总觉得这世上没什么好怕的。


进屋之后明楼合好门,又仔细检查了窗子。猫叫声小了很多,要是睡到离窗最远的床的最深处,倒是真的听不见什么了。


但明楼还是给明诚找了个耳机:“要不你戴着睡?”


明诚没接:“大哥不是有话要和我谈吗?戴上就什么听不见了。”


明楼就笑:“也不着急。反正你明天才走。想睡的话,就睡。”


“不困。”


但他还是把枕头和被子扔在了床上,脱了拖鞋,爬进床里头:“好久没和大哥睡一张床了。”


“你长大了嘛。”


明诚笑着望着他:“那你今晚别训我。”


“我训你做什么?你闯了什么祸了?”


明诚想想:“我要是真闯祸了,肯定瞒住你啊。”


“臭小子。”明楼指指他,也上了床,“上次见你还是你高考前的事了。现在也过去这么久了,该说心里话了吧。”


“什么?”明诚不解地看着他。


“为什么去长沙?”


明诚一怔,望着明楼说:“大哥,我不会骗你的。上次就是心里话。”


“你这书读得开心吗?”


这次明诚想了一会儿,认真地回答:“在学校,每天都能学到新东西,所以……目前感觉不错。再说,这是我自己选的大学……大哥,那你读书开心吗?”


“怎么问起我来了?”明楼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和明诚并肩躺下,“这对我不是个问题。”


明诚撇了撇嘴角:“那怎么对我就是了?大哥你双标。”


“关心你啊。不准顶嘴。”明楼微微一笑,又说,“阿诚,无论是大姐,还是我,对你其实都有一个希望,希望你自由。别把我们当负担。”


明诚很久没回话,他翻了个身,手再自然不过地隔着被子搭在明楼腰上,声音有点儿闷:“我知道。”


“知道就好。再就是,万一后悔了,大可以回头,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是说万一。家一直在这里,我们都在。”


明楼太知道明诚,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又从不知道他。而随着当年的少年慢慢长成这样一个出色的青年,明楼发现,自己是必须要习惯这种伴随着成长而来的陌生感了。他必须习惯明诚的成长和独立,习惯明诚永远是家庭的一份子,是他的弟弟,但总有那么一天,家庭不会是他的全部。


他注定有更广阔的天空。


这让明楼有些惆怅,更有些欢喜,时至今日,他终于多少明白了一点第一次送他出国时,明镜的目光。


这一次明诚沉默了更久,在黑暗中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很平缓,明楼终于听见明诚的回复:“好。”


这声音有一点撒娇的意味,轻得几乎听不出来。但这点依恋和撒娇倒是让明楼稍微找回来一些明诚小时候的感觉。明楼笑了笑,忍住再去摸他脑袋的动作,说:“行了,那睡吧。可以戴耳机了。”


明诚跟着笑了:“大哥晚安。你在我身边,我不怕。不用耳机。”


他自然地表达着欢喜和信赖。很快呼吸声变得轻而缓,看来睡得很好。


在睡着之前,明楼想,他希望阿诚每一天都睡得很好。


远处那隐隐的猫叫被不知何时起来的细雨扑窗声给盖了过去。他们不知不觉地越睡越近,一如少年时。


这是什么都尚未开始,甚至彼此对自己的心意还不得而知的最初。




FIN

评论 ( 73 )
热度 ( 9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