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四 夏夜从你的唇边吻来的

 

明楼和明诚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晚到荷花市场前的小广场都没了游人,晚到前海泛夜舟的人们都散去了,但同和居的招牌还亮着灯,隔海也依然能隐约听见鬼哭狼嚎的歌声,好在风声大,差不多遮盖过去了。

不怎么亮的胡同里嗖地窜过一只好小猫,大摇大摆在两个人眼前上墙,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女朋友约会去。

他们先前在树下耽搁得久了点,满身是包,途中买了花露水也没什么用处。顶着一身的六神味儿回到旅馆,一进院子,只见明镜坐在石桌边上,一动也不动。

两个人都有些意外,心里沉了一沉,倒是不慌,明楼先喊了一声“大姐”,明诚又跟着也叫了声。明镜缓缓地转过脸来,神色看得明楼心里一紧。

姐姐在伤心。

父母去世时明楼还太小,明诚和明台尚未到家里来。这么多年过去,那种切肤之痛,不共戴天的恨,明家的三个男人只是耳濡目染,明家的女人却是目见耳闻,终日不可忘记。

明楼走过去,就地就在地上坐下来,明诚看着沉默下去的姐弟俩,悄悄走开了。

她一伤心,就显得老了。

明楼说不出话来,陪着她坐在夜色里。

“弟弟啊……”终于,她很重地叹了一口气,声音却是很轻的,“我人前这么说你,怨我吗?”

明楼很轻地笑了起来,抓住她的手:“说什么呢,姐。”

说完他犹豫了片刻——明楼是很难得犹豫的,对唯一的姐姐总是一再例外——还是说:“您别伤心。不会的。”

“什么不会?”

“什么都不会。”

“我怕你不甘心。”

“没有不甘心。从来没有。”明楼稍稍加深了笑容,“早知道您气消得这么快,我和阿诚就等一等您,一起去散步就好了。一边散步一边训话,气消得更快。”

事实证明,在逗姐姐笑这事上,明台并不是唯一在行的。明镜笑着拍了他一下:“瞎讲,看到你的脸就发气。”

明楼并不辩解,又坐了一会儿,才问:“姐,我能起来了吗?”

明镜挑眉:“我罚你跪了?”

明楼答:“没,坐在地板上凉快。”

“那就再坐一会儿吧。”

说归说,明镜还是伸出手来,把明楼拉了起来。

姐弟俩不愿再提汪家,又都没睡意,便聊起了家事。明楼本以为要多说说已经给放养得和野狗差不了多少了的明台,没想到这次姐姐更多的还是在担忧明诚。

“阿诚这个孩子呢,实在太乖巧小心,有什么事都自己瞒着,不到尘埃落定,不肯露一点口风……对你也罢了,从小就亲近,但我有的时候想关心他一下,真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明楼难得听不出来姐姐这番话里是不是又弦外之音——他自嘲,事情一旦关己,总是要影响判断的——等她说完了,才问:“姐姐是说阿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我不知道。按说没有。他肯辞了那个亚非拉乱窜的工作去读书,还是拿外国人的钱读书,我高兴都来不及。但是吧,这么一声不吭地忽然辞工,又一声不吭地忽然去读书,我就怕他,万一……所以他去读书这事,和你商量过没有?”

“都一样。他做什么选择,我都是支持的。”明楼笑着宽慰,“阿诚你还不放心吗?我们兄弟三个,要是连阿诚都不能叫您放心了,那天离塌也是不远了。”

明镜也笑了:“反正既然他们两个现在在北京找你,你这个做大哥的也多抽空陪陪他们。哦,我今天还在想,要不干脆公司在北京设个办事处,分公司也行,你来管……”

明楼打断她:“姐,我在研究所,不能在商业机构兼职。”

“我看大学里都没关系的啊。”明镜很惊讶地看着他。

“我这单位不行。”

明镜无奈地说:“反正我读书少,你现在在北京一天到晚到底忙什么,我也搞不清楚……行,既然你不行,那就再说吧。反正办事处要设一个。将来两个小的落地北京,总得有个人去接吧?明台这个车开的啊……不行,一定得给他配个司机。”

明楼只好说:“这是他们一点风声都没有,落地了直接闯到我单位,不然我肯定要接的。”

“这还差不多。”明镜满意地点点头,这时瞥到明楼的手表,惊道,“就一点了?你们这步散得够晚的。”

听明镜这么一说,明楼才意识到时间:“……真没觉得。我们沿着后海走了一大圈。”

说完他起身:“大姐,您早点休息吧。天亮后有什么安排?”

“我要去发改委办点事。”

“几点?我来接您。”

明镜奇道:“这么晚了你还去哪里?”

“回住处。”

“这么晚了,再开一间好了。跑来跑去不累啊。”明镜颇惊讶地看着弟弟。

“早上给您开房的时候问过了,那是最后一间了。”

明镜望望明台的房间,灯是早熄了,她又说:“哦,那你敲敲阿诚的房间,他估计才睡。你们两个反正一直好,凑合一晚上算了。”

“我还是回去吧。”明楼并没有迈动步子。

“昨天我看你们不是也睡得挺好吗?还是你还约了人,非走不可?”

眼看明镜的目光陡然间严厉起来,明楼知道她是想岔了,忙说:“没有。没约人。”

“臭毛病。就这样吧,明早你送我去月坛。他们两个都要倒时差,你让他们睡。”

把姐姐送到房间,又一次道了晚安后,明楼往明诚的房间走。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姐姐的是,昨天起,他们就要了两张房卡了。

明诚给他留了门,但房间是暗的。明楼听不出他睡没睡,摸黑进了浴室,又带着一身湿淋淋的水汽回到了床上。

膝盖一踏上床沿,床上的人动了动:“嗯?我以为你今晚要回去。”

明楼委实不客气地把胳膊搭在明诚身上,片刻后又变本加厉地把人抱了一抱:“姐姐不让我走。”

“那再开一间房间啊。”

明楼就笑:“昨晚我这么说别人怎么说来着?”

明诚动了动,不理他。

明楼刚洗完冷水澡,暂时还没睡意,耐心很足,过了一会儿见明诚还是不理他,无声地笑了,贴过去,亲他赤裸的背。

“真的,姐姐让我找你凑合一晚上。”

“姐姐不是这个意思。”明诚闷声说,声音的最深处,有一点星星的小火苗。

“我就当她是这个意思。”他还是笑,湿淋淋的头发蹭上明诚,后者大概是有点痒,让了一下。

明诚沉默了起来:“……别胡说。”

“没有姐姐的话我也不想走……”明楼的声音因为亲吻而模糊了,“你在这里,我哪里也不想去了。”

…………

第二天,解决了一桩心事、加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合眼的明台小少爷顺利地倒好了时差,开始他欢脱的北京夏日之旅。但明诚的时差,却是足足花了一个礼拜才勉强倒过来的。

咳咳,这都是后话,后话。


TBC

章节名偷了冯至一句诗,改了一个字~

评论 ( 148 )
热度 ( 1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