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嘻嘻嘻嘻LO主我又来啦~~

对,我就是有回帖就鸡血型选手!


三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但明诚反应也快,查看完明台的伤势后立刻要服务员拿冰来。觑了觑明镜的脸色,他决定还是问小东西安全点,便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谁敢给你生活吃啊?”

他不问还好,一问,本来就耷拉个脑袋的明台更委屈了:“阿诚哥!北京的女孩子太厉害了!脾气太急了!又不是我让她穿不好裙子的……又不是故意把咖啡洒她身上的!”

他说得飞快,但明诚还是差不多听懂了。从明镜脸色中读出心疼加气脑的意味后,他又问:“你不是陪大姐去谈事吗?怎么又把咖啡洒小姑娘身上了?”

“我困啊。”明台说到这里猛地警觉过来,顿了一顿又说,“算了,再怎么不是故意,也还是把冰咖啡洒了她一身,她那裙子挺好看的,打了就打了吧……”

明镜本来还勉强忍着火气,听到明台这句话再忍不住了,指着他说:“你又不是故意的!再怎么也没有打人的道理!你没赔她衣服吗?没道歉吗?她凭什么打你!你说说看,你从小到大,剪窗帘烧地毯干得少了?家里的花瓶罐子打掉的没二十个也有十八,我动过你一根指头?现在被个不懂事的外人打了脸,还给人家找起原因来了?你倒是给我说啊,她给你找了原因吗?”

明台简直被大姐骂懵了,片刻后才想起来悄悄去拉明诚,使眼色向他求救。结合明镜的话一听,明台这巴掌到底是为什么吃的,明诚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明诚轻轻咳嗽一下,压低声音劝明镜:“大姐,您别生气,明台您不是不知道,从小最心疼女孩子了。又在法国待了这么久。再说,别人不讲理,我们不能跟着不讲啊。”

明镜看看小弟脸上的红痕,特别是下巴上那一点抓痕,皱眉对明诚说:“阿诚,我是舍不得啊。从小到大,我是真的连动他一根指头都舍不得……”

明诚返身看看明台,兄弟俩交换了一下目光,知道想到一块去了——那是,家里还有个哥哥呢。大姐教训大哥,大哥教训他们,食物链很清晰。

当然了,就算再借他们十个胆子,这话还是不敢对大姐说的。何况还是盛怒中的大姐。

明诚对明台使个眼色,小少爷会意,蹭过去揽住明镜的胳膊撒娇:“好了,大姐,都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以后再看到什么人衬裙露出来,我绝对不提醒,当没看见。手里拿着液体,一定离人家远远的……东西洒到人家身上了,保证管住手,不主动去擦……不要生气了嘛……”

明镜被他摇得火气也散了,伸手指指他的额头:“戆。我是生你的气吗?”

明台笑:“姐姐心疼我啊,我知道的。”

“还疼不疼了?”

“早不疼了。”

明镜探探明台脸边的冰袋:“好像快化了。要他们再换一袋来……”

没多久明楼也来了,见到明台拿冰捂着个脸,第一反应是:“你牙疼?”

问完才看见明诚给他使眼色,第二句话立刻转画风:“这下我成了最晚一个到的了。过来实在太堵……二环一到这个点,真是和停车场一样。大姐,外头蚊子多,先进去吧。”

然后他招手叫来服务员,把手上提的酒递过去,交代说:“人到齐了,起菜前把酒醒一醒。先倒点茶来。”

明楼把明镜劝进室内,让明台也去陪,等两个人都进去了,问明诚:“小东西怎么回事?”

明诚想想,说:“我听他的意思,是把咖啡洒到姑娘身上了,洒完了估计想帮忙擦一擦,结果把人惹火了,吃了巴掌。”

闻言明楼一挑眉:“脾气这么大?”

“可能碰哪儿了。小姑娘脸皮薄,小东西呢,有的时候感情上少根筋,惹人误会了吧。”明诚笑着摇摇头,“都劝好了。总之你别提了。”

明楼假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也觉得好笑,一笑后,看明诚衬衣的扣子一路系到最上面一粒,笑容都深了点:“真是风水轮流转,我们家阿诚也有说别人少根筋的一天了。”

明诚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没忍住,白他一眼,进屋去了。

落座后明镜问点了什么菜。明楼答,朋友的私人会所,没菜单的,全看厨师的心情配。

明镜撇嘴,不以为然地说:“这种地方最没吃头了。怎么挑了这么个地方?”

“几个大学同学,公募奔私,总要有个地方谈事情,就租了这么个院子。都是老乡,厨师也是上海人。我是想两个小的出国久了,姐姐又专程过来,所以安排吃上海菜。”

明台赶快接话:“哪里有家里的菜好吃。”

这话说得巧妙,明镜听完果然笑了。明楼也笑,又说:“和家里肯定不能比。意思一下。等下我负责开车,你们都喝点酒吧。”

“还是老规矩,我开车。你们喝。”明诚说。

这时明镜终于抛却了先前的不愉快,点点头说:“大不了喊代驾。多大事,都喝。”

明台站起来,大笑:“得令!”

一片欢声笑语中明台亲自给哥哥姐姐们斟好酒。凉菜上来后明镜见白切鸡和四喜烤麸都很像样子,熏鱼的色上得也不错,就暂时收了挑剔的心,笑着看幺弟身手利落地倒酒。

待酒斟好,明楼起身,刚举杯,只听门口传来一声笑语:“明楼贤侄,明镜侄女,刚刚听说你们今天也在,他乡遇故知,从来是人生大喜事,所以我是一定要来敬一杯酒的了!”

说话间,汪芙蕖端着酒跨进门来。

看着汪曼春精心修饰过的两弯蛾眉,和她在看见明楼之后瞬间被点亮的双眼,明诚知道,今晚这顿饭是吃不成了。

他显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


TBC

评论 ( 141 )
热度 ( 10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