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01

弃权声明 & 阅读提示:角色不是我的,是原作者和原剧的。傻白甜……姑且算是我的吧。一切与原著相悖处都是本人的无能。

架空。人物关系有改动。@美人赠我蒙汗药 太太把大学生活写得太美好了。我只好哭着转方向。建议你们都去好好看一下人家写的校园生活!不要看我胡扯八扯老黄瓜刷绿漆了。

本故事与一切真实人物、事件无关,如有雷同,那都是作者的脑洞有点清奇,请不要对号入座。本文涉及的一些地点的实际用途和文中谈及的有巨大出入,哪儿好玩就拿来用。万一你真的去找了被打出来……别怪我!

有互攻。会在出现的那一章提示。其他CP出现时也会标注。

来,跟我念标题——皆!大!欢!喜!所以这篇文的基调你们也知道啦~~~

最后,送给@七山墙 

 

As You Like it

 

01. 撞坏了文物你是要赔钱的!

 

明台打好灯,准备拐弯。

“这公车专用道怎么划线的?太考验人的技术了吧!幸亏本少爷技术特别……我去!”

明诚眼疾手快地给他拉下手刹,好在明台脑子也机灵,千钧一发踩牢刹车,车子硬生生停在离抱鼓石不到十厘米的地方,避免了一场惨剧。

嗯,各种意义上的惨剧的那种惨剧。

明台惊魂未定地看一眼明诚:“……谢谢阿诚哥。”

明诚也没客气:“你是要谢谢我。你知道你差点撞上的东西是什么吗?”

明台同学从小去国,满肚子洋墨水,但对老祖宗的东西还真的知之甚少。于是他咽下一口已经提到嗓子眼的气,特别诚恳地回答:“不知道啊。”

明诚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吓吓他,别刚一回国就浑身上下没一根骨头不痒——当然了,其实他自己回来也没几天。但还没等开口,门卫已经过来敲窗子了,仔细一看,脸有点儿白:“怎么回事啊!没看到标识啊?”

兄弟俩顺着门卫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谢绝参观。非本单位车辆禁止入内。

这时明台看着红漆大门和大石头狮子,问明诚:“真的是这里?怎么看不对啊?”

明诚摇下车窗,对门卫说:“您好。我们去东院研究所。”

这句话像阿里巴巴的咒语,门卫让开了道路,但也没忘记提醒明台:“哎,小心点开,爱惜文物。”

“什么?”明台听得有点懵。

明诚拍拍他的胳膊:“后面来车了,先进去。”

车子开进气派非凡的大门,明台才发现里头别有一番洞天:雕梁画栋的朱门后是两排高大的松柏,路的尽头却是一栋完全西式的建筑,又精美又气派,乍一眼看上去,倒是像明台学校的教堂。

“哇哦。”明台吹了个口哨,“阿诚哥,大哥原来在这样的好地方上班,难怪一召唤就回来了。”

明诚只说:“看着路,待会儿右拐。你别又撞哪儿了。没听见人家说,爱惜文物?”

“我开车技术好,没事!别人不知道我车开得怎么样阿诚哥你还不知道吗,刚才是那个电动车忽然改道……”

“过了。”

“啊?”

明诚轻轻叹一口气:“我说你开过了。倒回去,回到刚才那个路口,往东。”

“……哦……”

院子里路窄,开进来容易,再倒却是很难。等明台好不容易折腾着开进明诚指的那条小路,路尽头又被拦住了。门房半天慢吞吞地探出头来:“找谁啊你们?”

明台答:“找明楼……明楼老师。”

“约好了吗?”

“约好了。几天前就约好了。”说归说,他心里想的却是,他们哥儿几个,什么时候不是随时推门的情谊。这么多年没见了,现在自己一下飞机直奔大哥办公室,简直太感人了。大哥怎么也该好好表现一下,请个十顿八顿饭再把帝都的开销全报销了才合理。

门房听他这么说,多看了一眼,见两个年轻人都衣冠楚楚,样子好神情也端正,把拦门的门障给撤了,挥挥手:“车子停前院。知道怎么走吗?”

明台摇了摇头,一回头,见明诚也轻轻摇头,于是门房又说:“顺着西路过去,在后院。看牌子就行。”

“好的谢谢了!”

前院里空位很少,但这次明小少爷非常顺利地停好了车,然后按着门房的指引从西路过去。

这是个空阔的院子,也有着和进门后见到的建筑相似风格的楼院,可这么大这么气派的院子,居然再没见到别人了,陪伴他们的,只有隐隐的蝉鸣声。

没任何理由的,明台心里忽然有点发毛——他不愿意把这种莫名的感觉归结于骨子里对即将见到的明家老大的畏惧,就拿手肘蹭蹭一臂外的明诚:“阿诚哥。我看这楼怪怪的。大白天的,怎么看不到活人啊?”

明诚瞥他一眼:“你我不是活人?”

“你明知道我不是说这个!这不是研究所吗?其他人呢?感觉毛毛的。”

“在上班吧。谁没事出来晒太阳?”明诚走得很慢,还顺便欣赏了墙边开得极灿烂的蔷薇花,“哦,不过我听说……当年抗战的时候,这里是日本人在华北的特务总部,设了牢房的。”

他说得不紧不慢,却不想明台“噌”的跳了一下:“阿、阿诚哥!”

明诚瞪他一眼:“光天白日的,瞎喊什么?”

“不是!刚才有个女的……从那边晃过去了。好长的头发……好白的脸。”

可顺着明台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朱栏青砖,小院里一片静谧,哪儿有人。

见明诚不以为然,明台忙举起双手:“阿诚哥,真的!”

“你是不是不想见大哥?不想见可以先回去的……”明诚特别理解地看着他,“挂科嘛,也很正常。我今年教的学生,挂了差不多四分之一。”

明台真是有理说不清——明明看见一个个子娇小,穿着绿色裙子的长发姑娘一闪而过,哪能就这么不见了啊?

这时两个人已经走到了E研究所的门口,明诚率先推开门,问还有点儿不甘心的明台:“先进去还是继续找?”

明台猛地回神:“哦,来了,阿诚哥。”

外头暑气逼人,可一进室内,气温顿时就降低了不少。走廊长而深,不知从何而来的穿堂风吹过来,凉飕飕的。

明台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却是问:“什么味儿?”

“老建筑了,木头的霉味吧。”

房间的门都关着,门口也没写名牌,他们只好一间间地敲过去,直到有一间终于被他们敲开。

答门的是个高大的男人,年纪很轻,面相嘛有点儿老。明诚和明台飞快地对看一眼,明台开了口:“我们想找明楼主任。”

“您哪位?”

对方的语气有些冷淡,眼神也颇有些戒备。明台被刺得有点儿不愉快,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又收了回来,打了个转变成:“我是他学生。”

对方说:“明主任今年没带研究生。”

明台被这句话一噎,只好说:“……在法国时候的。”

“两位都是啊?”

明诚摇头:“我不是。我是他弟弟。”说完,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明台。

没想到对方听了他的回答格外仔细地打量起他来,片刻后指了个方向:“门挂了个经济研究室(1)牌子的就是。哦,明老师现在办公室有人,你们如果约好了,可以在旁边房间等一会儿。”

闻言明诚道了谢,随后明台也说了声谢谢,说完后又问:“您贵姓啊?”

明家是南方人,“您”字咬起来也不是很标准,听起来有点莫名的挑衅的意味。对方听完后那严肃的神情反而松动了,笑笑说:“免贵,姓郭。”

两个人按照那位姓郭的年轻人的指引到了明楼办公室门口。老房子隔音不怎么好,隐隐约约的声音从门的另一侧传来,稍一留神,便不难听出房间里的人正在起争执。

明诚和明楼不免又是对看了一眼——自家大哥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却不知道是哪路的神佛下凡,竟把明楼明大神仙给激怒了。明台本来还有点窝火,这下也全抛开了,毫不犹豫地直接趴在了门上,恨不得穿墙而入,只听得再清楚一点。

可惜刚趴上去没三五秒,办公室的门就被猛地从里拉开了——幸亏明台是运动健将,一个踉跄,居然没直接摔个狗啃泥,也是可喜可贺。

他刚站稳,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以极高傲刻薄的语调说:“老子是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才和你这条蛇又绑在一起。去你妈的。”

他话音刚落,明楼那熟悉的声音跟了过来——语调是那样的轻飘飘和不紧不慢,但是明台一听,顿时有点熟悉的毛骨悚然感:“不要紧,雍和宫离得不远。可惜今年头香已经烧过了。你明年可以赶个早,把接下来十八辈子的头也磕了。人晦气就不要怪时运,王主任。”

对方听完冷冷笑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杵在门边的明台,继续刻薄地说:“你养的狗?还在门口偷听起来了。”

明楼也笑了,无意掩饰语气中的剑拔弩张,信口就说:“舍弟明台。约好了下午三点来看我。可惜时间全浪费在你这儿了。”

明台只觉得一阵冰冷锐利的眼风直直刮向他。但他明少爷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何况还有大哥在撑腰,于是当即直起脊背,也瞪回去。

那是一个看不太出年龄的男人,长着个娃娃脸,胡须修得很是考究。

对方很低地冷哼了一声,再不说话,扭头就走。

待这人风一样地退场,明楼看着还愣在门口的明台,看了他一眼,也换了语气:“什么时候到的?你也是长进了,学会在门口偷听了。”

一时间明台后背飕飕冒凉气,正要解释,明楼又说:“还不进来?”

“哦……”

他慌慌张张迈开步子,刚走一步,只听大哥再一次开了口:“不止说你。”

话音刚落,先前站在暗处的明诚终于探出半边身子,冲着房间里的明楼笑了起来,非常诚恳乖巧地说:“大哥。”

两个小的一前一后进了明楼的办公室。关上房门后明台也不坐,直接问:“大哥,刚才那个是谁啊?”

明楼并不搭理他,只是问明诚:“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国的?现在真是翅膀硬了,招呼也不打,想飞就飞了。”

明诚笑笑:“刚到。飞机差两个小时。这不是想来看大哥你吗?”

明台忙说:“可不是!旅馆都没定呢!大哥啊,我们对你的一片真心天日可表……”

明楼直皱眉头:“大姐说你假洋鬼子真是没说错,听听着都是什么话?”

“啊?不对?那……天日昭昭?感天动地?翻天覆地?”

他连换三个,然后从明楼和明诚的表情推断,应该都说得不太对。

不过这也并不重要嘛。明台很是洒脱地想,便笑着上前,重重地拥抱住阔别数年的长兄:“哎哟大哥,好想你啊!”

明楼终于笑了起来,伸手回抱住了他。

这个拥抱很是持续了一会儿,明台才松开手,开心地笑弯了眉眼。而明楼看着几步外的另一个弟弟,片刻后终于说:“那也抱一个吧。”

说完,也不等明诚回答,轻轻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也许短暂也许的漫长的拥抱中,明楼闻见他身上潘海利根的香气。

或许是他自己身上的也未可知。

 

TBC


我去,我以为第一章能写完的……但是事实证明我太话痨了……

评论 ( 106 )
热度 ( 2217 )
  1. 梦觉城笳mockmockmock 转载了此文字
    我终于找到这个文了,感谢告知的小仙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