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别日何易 之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一)

断章 茴香和白银的夜


35年的圣诞节,明家三兄弟是在西班牙过的。


这趟西班牙之行来得可说突兀:起因是在10月。明楼在网球场上认识的一个朋友在一场比赛后,偶然听说他旅欧数载却从没去过西班牙,便以西班牙人特有的热情和随心所欲邀请他到自家过节。


对此明楼起先是婉拒,说家里还有两个弟弟,过节不能丢下他们。谁知这位西班牙朋友根本不把这个当作一回事:“那就更好了!如果你们三个人一起来,我妈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说完他又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家里过圣诞节的习俗,并热情地描绘了家乡的风土人情,如果明楼和他的弟弟们去了,能有哪些事情可以做,又有哪些景点可以去游览。西班牙人天生是演说家,明楼这位叫亚历杭德罗 阿尔方索 罗德里格斯的朋友一开口就没了个停,滔滔不绝地从妈妈的手艺说到安达卢西亚的冬天里那甘美的桔子,末了遗憾地一摊手:“哎,可惜你们错过了斗牛季。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要记住一件事,最好的斗牛士都是我们南方人,他们北方人吹得厉害,但水平委实不怎么样……”


话题又扯到斗牛士上头去了。


就这么拉拉杂杂地扯了半天,等他再停下来时,距离他提出邀请差不多过了十分钟,其间明楼甚至没有开口的机会。


“所以就这么决定了!我等一下就给妈妈打电话去!三个人都去,好不好!楼,你总得把弟弟带上,做哥哥的有照顾弟弟的责任。这是家庭的责任!”


“……”


极其罕见的,明楼没有第一时间接上话。


“在说什么呢?”


明诚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亚历杭德罗和明诚也打过几次球,见他也来球场立刻兴高采烈地挥舞双手:“诚!我听说你们从来没有去过西班牙,刚才已经和你哥哥说好了,今年来我家过圣诞节吧!”


明诚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明楼,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又对他们的西班牙朋友一笑:“谢谢。这个圣诞恐怕不行了。我明年六月要毕业了,圣诞前后有些工作约谈。”


亚历杭德罗不可思议地看着明诚:“圣诞!这是圣诞啊!谁在圣诞工作!我记得你就在我们学校的工程系,对不对?不继续深造吗?你们中国人真是又勤劳又聪明,我们系最近来的那个中国学生,汪,就聪明能干极了。”


32年明诚去参加X的入学考试,笔试成绩名列前茅,口试中却遇上了传说中的“犹太人考题”,最后还是落选了,转而就读索邦,还是念的工程。现在想想天下事确实自有因果——明诚是个无神论者,却很信因果论,觉得这是世间最奇妙的法则之一。听到亚历杭德罗的问题,他微笑着点点头:“我是在读工程学。但毕业后就不打算读了。找工作。”


“人各有志。”亚历杭德罗对此表示理解,这时想起他们的重点不在这儿,又接着说,“工作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明诚依然微笑着点头,不经意间就把话题扯开了:“还有力气打一局吗?”


亚历杭德罗知道他的球打得好,眼睛一下子亮了:“来!你刚下课?要热身吗?”


明诚摇头:“跑过来的。”


那天打完球后三个人都没再提去西班牙过圣诞的事情,明楼本以为这件事揭过了,没想到过了一周,在图书馆又一次见到亚历杭德罗,后者兴高采烈地冲他跑过来:“明楼!在这儿见到你太好了!我妈妈听说你们要来和我们一起过圣诞高兴极了。她还希望你们多住几天,至少住到新年再走。”


明楼一怔:“啊?”


他的西班牙朋友见他发愣,重重拍他一下:“那天不是已经说好了?”


“……哦。”


如此盛情再要退却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明楼便笑了:“那你请替我们谢谢你的母亲。”


“这就对了!”对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那等晚点我们再细说该怎么去西班牙!火车是最快的,飞机……唔最好不要,开车也行……”


明楼看他的西班牙特征又开始蔓延,忙打断他:“我们自己想办法。再说现在才11月,从长计议还来得及。”


亚历杭德罗露齿一笑:“说什么呢。我们西班牙人12月1号起就是圣诞节。怎么也得1月10号才过完吧。”


明楼也笑了:“这么长的假期,我可无福消受。”


西班牙人快活地大笑,笑完后看着明楼,忽然笑容中就有了一丝莫名的伤感:“我的朋友。趁早来吧,现在谁也不知道明年的西班牙会是什么样子了。”


明楼早已从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报纸中读到了西班牙政局的变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的确想看一看现在的西班牙到底发生了什么。左派和右派,人民阵线和保皇派,熟悉的和已经陌生的名词,就在这个咫尺之遥的国家鲜活地交锋着。


他又一次微笑起来:“我回去通知我的弟弟们。到时候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的家人都喜欢什么。特别是你妈妈。”

……


当明楼把圣诞节去西班牙过的消息带回家时,明台简直高兴得发了疯,就差没开窗大唱《马赛曲》:“大哥万岁!西班牙万岁!放假万岁!”


明楼看着也是不知不觉就窜了个子的幼弟,有些无奈地看一眼身边的明诚,才笑着呵斥:“又抽风!我和人家说好了,你要是有科目不及格,西班牙别去了。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复习功课,准备明年的大学入学考试。”


明台哪里肯依,登时出言反抗:“哪有圣诞还复习功课的!再说凭什么你们你去西班牙去安达卢西亚,我就要留在家里啊!你就是想和阿诚哥两个人偷偷跑出去玩。大哥你法西斯!”


今年也是明台在亨利四世的最后一年。几年的高中生涯下来,他的成绩平平,人缘极好,兄姐的宠爱并没有把他骄纵成一个纨绔子弟,反而让他性格里有了许多的对普罗大众和世界的温柔爱意。法国还给了他健康的体魄,自由的灵魂,明台尚不着急考大学,只想先环游全世界,再做人生的下一步打算。


明楼本来还任他胡说八道,听到最后一句,脸色沉下来:“最后一句谁教你的。”


明台从小就受哥哥的管教,一听这语气,一下子就老实了:“……大家都这么说。”


“在家里不准说。”


“……知道了。”


明诚这时也开了口:“明台,你是不是约了同学去看电影?再不走要迟到了。”


明台猛一拍脑门:“……谢谢阿诚哥!那大哥、阿诚哥!我先走了,晚饭别等我……”


“我”字被巨大的关门声掩盖了。


明楼只觉得整个客厅都在震,没奈何地看了眼明诚:“你们只管惯着他。十几岁的大人了,眼看着比你我都要高了,有的时候做起事情来还和七八岁似的。”


明诚就笑:“谁是‘你们’?不是只有‘我们’?”


明楼被他这句话逗笑了,走到明诚身边去,亲了亲他的耳垂,同他打商量:“大周末的,没道理只有小东西能去看电影。我们也去吧?”


明诚一直都怕他呵出来的热气,好像是一根羽毛,能直接掸在他的心尖上。这个邀请诱人之极,他自己这段时间忙,明楼更忙,都不记得上一次两个人去看电影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但他看了看明楼,叹口气说:“12月如果要去西班牙,那今年最后一班货11月底一定要发了。正好小的出去了,还是在家做帐吧。这次云南的你来,大姐那边的我对付。”


明楼按了按眉心:“西班牙最好是不要打仗。不然货恐怕要紧俏起来了。钱都是其次,就怕买不到货。”


明诚这时已经走到餐桌前给自己和明楼倒茶。听到“打仗”二字手上一顿:“你判断要打仗?”


“革命如何才能得到最终的胜利?”问完这句话后,明楼看了一眼明诚,一声不响地走向了书房。



TBC




有亲友点梗。那就来吧……

评论 ( 49 )
热度 ( 6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