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平岸小桥千嶂抱 提问:

口罩太太您好,我发现我写故事的时候有一个倾向,就是写什么都像在写自己,特别是尝试原创的时候。这也许一是因为自我表达的欲望太过强盛,二是因为对别人的心理不够了解,写不出来。不知道您对这种状况有没有什么建议?(我刚才发了一次,lofter好像崩了,不知道有没有发出去,如果您看到了两条的话请忽略上一条。谢谢啦!)

mockmockmock 回答:

唯一的建议:多写。

没什么写作经验可以传授。但我觉得原创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原创性”。没有人规定一个原创性的文学作品,一定要写他者,或者说一定要写“故事”,完全可以写自己、写情绪,这都不是问题。自我表达意愿强烈是创作的一个重要推动力。

但要敢写,要舍得删,要诚实地面对自己。虚伪是一切创作的大敌。

还有一点小经验:坚信自己写得好,或者说一定能写好:)

匿名提问:

太太您好。给我感觉您是一个填坑很快,文章质量很高,而且已经写作了有不少年的文手。对于您来说,写作并不是主业,想问问您是怎样让兴趣和工作学习之间不冲突,找到一个平衡点呢?

mockmockmock 回答:

没有平衡点。

大家都是24个小时,放弃了另一些东西而已。

匿名提问:

大大你好,我是明年的高考生,今年的录取结果刚刚出来,金融类的学校分数又创新高,本来觉得很想上财经类大学,又觉得同样的分也可以上武大厦大之类的学校,会不会不划算。总是被人问你的目标or理想大学,感到很迷茫,不知道学金融是学什么也不知道是否适合自己,我现在应该考虑这些吗,真的对未来感到迷茫,希望大大在闲暇时给予一些小建议,谢谢您!

mockmockmock 回答:

这位小朋友你好。

武大和厦大的经济专业非常优秀,传统经济强校,学校综合排名好,校园风光极美,为何非要就财经类大学?又为何非要执着于金融?(中国的财经类大学有校园风景胜过珞珈山or思明校区的么?)

顶级投行的junior analysist 群体中除了经济/金融专业的年轻人,也聚集着计算机、数学、物理乃至哲学专业出身的毕业生。人生道路很漫长,不用这么着急去设定一个“理想”呀,特别是当你并不能确定自己的理想是什么的时候。


匿名提问:

想麻烦口罩老师,北京一日游有什么推荐的景点或吃的吗?目前只想到了去一下小西天,其他毫无头绪…

mockmockmock 回答:

小西天好啊!看啥电影?

但小西天(文慧园3号周边)真的是……食物的荒漠。

一日游可以考虑从鼓楼走到后海附近?然后还能走到北海……吃饭就平安大街后海一带也挺多的?比如东四十条的四季民福(我第一次请灯灯枪枪伉俪吃饭好象是那里,不过是故宫店)。辅仁大学的旧校区也在恭王府附近(定阜街上)。

还有个一日游当然是故宫……不过不知道最近有啥展览,可以去看一下,出来就北海溜达一下,从北门出回到平安大街了。

祝愉快~


匿名提问:

口罩太太您好,在我心目中您是一个有着比较清晰的政治观点并且比较乐于表达的人。不知道在您思想刚刚形成的阶段有没有比较迷茫,看着各方面的argument好像觉得都有道理却无法决断的时候呢。如果有的话,后来您自己的观点是如何慢慢变得更清晰的呢?我觉得我遇到一个社会问题的时候常常会通过直觉得出一个答案,但却常常觉得自己没有能力defend自己的观点,因而怀疑对方的观点其实是正确的,左右摇摆、十分苦恼。您对此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mockmockmock 回答:

因为对方的观点可能确实部分正确啊——比如事实正确。

但逻辑的原则之一就是,事实正确并不天然意味着结论正确。您觉得呢?

我觉得很多观点变得清晰这个还是和年纪有关系吧……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的观点了23333

简单来说就是我并不时刻需要去为我的观点辩护,我通常不在意别人的观点——除非在展开辩论时。

不过随着年纪慢慢变大,我也不和人展开辩论了。

另外就是,人的观点肯定不是一成不变的,十五岁的我所持的观点,可能到了二十五岁又被自己推翻。所以这么看来,我也并不是一个十分坚定的人呢233333


匿名提问:

又是一年情人节啦~口罩要不要更个小段子~

mockmockmock 回答:

哎呀看到晚了。

AYLI时间线~


“明楼……明楼!”

听见姐姐的声音,明大少爷放下书,赶快从书房里出来应卯。

刚一开房门,就是看见姐姐柳眉倒竖:“你还有没有一点做哥哥的样子。大过年的,弟弟们都在帮忙,你干什么去了?”

“……这不是您说不用帮忙吗?”再说了,明台就是趁着包饺子拿面粉打雪仗,这也叫帮忙?

当然后半句明大少爷是不敢说的,赶快表示:“大姐,您袖子上沾到面粉了,我来给您挽挽袖子。”

“不做事,净知道嘴甜。”明镜嗔他,“行了,快把阿诚和明台给我牵走,带他们洗干净。”

明大少爷立刻领命,从餐桌边拎出两个面粉小人来——牵的时候不小心,变成两个面粉小人和一个面粉大人了。

匿名提问:

口罩老师,看了您一系列的楼诚文,很喜欢这样合拍的关系。但是在这样的关系里,彼此之间一定在精神上存在着依赖性。我在现实生活里也有这样的依赖对象。然而人和人是很难保证一辈子都联系在一起的,世事难料,每当想到有可能分开,我就感到十分痛苦,觉得生活会失去全部意义,恨不得立刻死去。几乎每时每刻都活在担忧之中,持续了数年之久。这种感情和依赖也让我无法与他人建立新的亲厚的关系,其余人对我来说都是可有可无,没有办法完全进入新的社会角色。 想问一下您对于我这种现状的看法?

mockmockmock 回答:

宝贝儿,没有办法,生老病死和离别都是人生的一部分。必须慢慢学会面对。

有的人不需要和许多人建立亲密的关系也能愉快地度过人生。

但你必须记得,所有你爱的人,都会有死去的一天,所有获得的快乐,都会成为回忆——没有办法,做人就是这么痛苦。

慢慢调整,珍惜拥有的吧。

匿名提问:

口罩太太好呀!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会叫mockmockmock和口罩这两个名字吗?

mockmockmock 回答:

因为想这个笔名的时候我在出卷子。要出三份(模拟卷和真卷)。模拟卷英文就叫Mock Paper,所以三个Mock,也就是Mockmockmock啦——而且三个Mock不会被注册嘛……

3个Mock的就是3M,3M最有名的应该是口罩吧(冷)

匿名提问:

关注口罩老师有一段时间了,其实一直有个疑问或者说好奇,说来有些可笑,也不太知道怎么表达,简单来说就是“为什么会喝酒呢?”

mockmockmock 回答:

你对气味(或者说任何味道)敏感吗?

如果敏感,那么酒里面有一个丰富而微妙的世界,一口酒里可能是柑橘的气味、也可能是巧克力的,可能有花朵,也可能有海洋。

喝酒可以满足好奇心,可以开启另一扇感官的门,而酒精也是抑制剂——之所以多说话,恰恰是因为自制力被抑制住了。

伏特加没有任何味道,最“标准”的伏特加,就是酒精味。喝下去,就像喝一团无声的火焰。

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别酗酒。

匿名提问:

口罩太太您好,请问您认为人应该如何学会享受孤独呀?看您写的楼诚是一种非常愉悦的体验,可是他们的感情有时候也着实让人艳羡。虽然知道这种深度的灵魂伴侣的关系可遇不可求,也觉得自己的思想可能还太过浅薄,大概都还谈不上灵魂,但还是特别希望自己在探索的阶段能够有一个同路人。最近这种感情尤其强烈,像心里压了一团火,可偏偏最近半年都没有时间、精力和机会去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子,而已知圈子早已十分熟知,明显没有发展的可能。虽然理智上知道只需捱过这半年即可,但是情感上的迷茫、困惑让这种寻求同舟人的需求特别迫在眉睫。

mockmockmock 回答:

hmmmmm这个问题啊……

我觉得“一个人”是一种挺好的状态,“和朋友相处”也是。没什么好坏。就看个人的偏好。没必要非要去享受自己不能享受的情绪和状态。换个说法是谁也不能穿别人的鞋子。

如果独处让你愉悦,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在享受“孤独”了。说到底,还是要让自己过自己最舒服的生活。

所谓知己好友,我(和很多很多的古人)都觉得可遇不可求。毕竟这世界上能有一个人可以和你部分合拍已经很难了。

祝好。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