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如此夜 IV 3

少女与枪:

今天是 @mockmockmock 老师的小秘书~敏感词非常诡异,看起来一点都不应该敏感啊!


————————————————————————


尽管有了这样的变故,明楼没有同意在宾馆外和他们住的那一层楼里布置更多警卫——“有些人怕是恨不得我房间门口贴个条子,上书‘明楼头颅在此’了!”




此言一出,本来就被他脾气吓得魂飞魄散的人更是退避三舍,不在他老人家眼前犯嫌。他这大发雷霆演得太真,明诚因为吗啡和止痛片的双重效果却总是想笑,好不容易撑到两个人独处,偏偏明楼摔门没摔响,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这一笑未免没有想蒙混过关的意思,就是明楼没买账。他只好祭出另一招:谈公事。




可惜明楼对这招还是不怎么买账,简短地回答他:“没有。”




答完后又不做声了。




明诚只好继续问:“会被找到吗?”




明楼摇摇头:“不知道。”




“几个人也不知道?”




“你觉得呢?”




“最多两个……更大的可能是就一个。”明诚几乎是不加思索地回答了他,“生疏、粗暴,更简陋,这不是受过任何培训的人。”




明楼很轻地一笑:“孤勇之人。”




这个评价让明诚沉默了片刻:“希望他没事。”




明楼先不表态,慢慢地踱到窗边——战中电力控制,即便是以五光十色闻名远东的上海滩,此时也就是只有很小的一片还有着光亮,黄浦江是暗的,看不见水的流向;巨大的城市也是暗的,点点的烛光像是零散的星。




他像是厌倦了眼前的景色,并没多看,收回后目光又对明诚笑笑:“这样的人其实是我们所有人,谁能抓住所有人?会平安的。”




明诚还是沉默,抿了抿嘴,坐下来,终于绽开一点真切的笑意:“托您吉言。”




明楼轻轻拍拍他的肩膀,绕开了这个话题:“行了,现在你该吃东西了。”




明诚下意识地想说“不饿”,但这句话未免有违常情,他不愿明楼看出端倪,想想说:“我想先喝一杯热水。”




“然后呢?”




“煮碗面吧。”




明楼看看他的脸色:“你失血不少,我叫餐厅送牛排上来。”




明诚一听这两个字只觉得反胃,当即皱眉:“不吃。”




说完见明楼盯着他,赶快又说:“只想吃一碗汤面。面条硬一点,宽汤,不要太咸。”




“浇头呢?”




明诚也在看明楼的脸色——看了几眼决定把“素面”两个字咽回肚子里:“熏鱼一块。过桥。”




“姜丝呢?”




“双份。”说来也怪,他本来一点胃口也无,和明楼这么闲聊着,居然真的饿了。




也就是这时他才想起来其实自己中午没顾得上吃饭,是该饿了。




明诚从明楼手里接过水,允许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他认真思考了一下到底吃什么的问题,接着说:“汤里能不能放点猪油?不要麻油。”




明楼态度也好,而且很能举一反三:“要不要荷包蛋?”




“不要了。”明诚皱一皱鼻子,“太腻。”




要猪油的时候倒是不嫌腻。明楼一边想一边给餐厅打电话,按明诚的要求要了一碗面。放下电话见明诚盯着他,明楼就问:“你怎么了?”




“只有一碗?”




“你这碗面我听着都饱了,晚点再说。”




明诚的肩膀一下子耷拉下来:“我一个人吃啊……”




明楼又打了个电话,叫他们多送一只空碗,一双筷子上来。




*




就算有了那些额外的要求,煮一碗面统共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明楼本来想打发明诚去躺下,但刚给他脱了外套,门铃就响了。




明诚正好还背着枪套,习惯性地自己去应了门。送面来的服务生其实是自己人,偏偏要装作不认识:“厨师长怕一块熏鱼不够吃,多送了几块。顶顶新鲜的大青鱼,今天才炸好的。”




明诚很轻地一笑,随手塞张钞票给他:“谢谢了。”




服务生又问要不要分一分面,明楼说“不要”,明诚却说“要”,截然不同的答案把服务生说愣了,末了,明楼一挥手:“你去吧,这里用不着你了。”




然后又在自己口袋里掏了半天,没掏出一个钢蹦,只好对明诚说:“阿诚,你替我给楼下厨房打个赏。”




趁着明诚掏钱、打发人走,明楼分了一下面。自己那碗里只挑了三两根,又把熏鱼盖在面上。




明诚一回来,看见鱼浸在了汤里,忍不住叫起来:“……皮不酥了!”




明楼放下筷子看他一眼:“给你留了两块。快来吃,不然汤里的猪油都凝掉了。”




明诚百般挑剔地看着明楼碗里那两根可怜兮兮的面条,到底还是没敢伸手把两个人的碗换一下。他伤在左手,拿筷子没问题,扶碗却不大方便,又是热汤面,吃得有点费劲。明楼早早搁了筷子,坐在边上看他吃。




明诚吃饭总是专心,也不大说话,明楼一般不在他吃饭的时候和他闲聊。但今天这一餐他显然胃口不好,三两面都吃得勉强。




到后来明楼看不下去,说:“不想吃别吃了。晚上饿了再说。”




明诚抬眼,认真说:“确实油水太足了点。”




他嘴唇上都是油光。明楼不由得一笑:“你说要猪油,人家厨房的师傅可能给你倒了半碗。”




明诚看看自己碗里,忽然说:“糟了,你这么一说,我又想吃猪油渣了。”




明楼愣了一下,居然也还是接下话来:“……那我给厨房再去个电话。”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452 )
  1. silhouette少女与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