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段子

所有的资料都是灯灯老师给我的。错了找她!(但灯灯总是对的)

大家中秋快乐~


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明楼头也没抬,只问:“领回来了?”

“只有秋冬季的。春夏季的说是春天再发。”

说话间明诚把捧着的盒子搁在明楼的书桌上。明楼停下笔,却一点也没有打开盒子看一眼的意思,反而看向了明诚,说:“一定要穿?”

明诚很奇怪似的看着明楼:“这不是你们这些大老爷定的规矩吗?怎么问起下官来了?”

明楼仗着房间里没外人,甚至撇了撇嘴,又问:“阿诚,你知不知道外头人叫这身制服叫什么?”

明诚眼光一闪,不说话。

明楼倒是没这些忌讳,低低一笑,掀了盒盖,指指深色的新政府制服,轻声说:"狗皮。“

接着指指自己,笑容还浓些:“狗。”

明楼虽然和文化部的那群人不打交道,但对新政府的制服形制还是清楚的——平心而论不难看,这一来是是有现在在重庆的国民 政府在民国二十三年制定的制服做底子,二来嘛,汪主席年轻时也是翩翩少年郎,才华和胆略称得上横竖都溢,现在文化部的那群人也是一时一地的风流才子,这群人参与折腾出来的制服,决计和难看二字扯不上干系。

诸君国难之际尚不失风流闲雅,而今东亚共荣,新政府治下的上海更是远东一流都市,衣冠上怎么能不见新气象?

明楼伸手,拎起他的制服看了一看,齐领,方角,对襟,除了肩领胸口的徽章,倒真的是称得上旧相识了。他又把衣服扔回盒子里,对着始终沉默地看着他的明诚又一笑:“沐猴而冠,衣冠禽兽……还有什么词恰当?”

明诚想想,就说:“反正不是人就对了。”

明楼合掌大笑:“对,再好的呢料和剪裁,穿上也就不是人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仿佛不是在自嘲,倒像是在说他人的事情了。

忽然,明楼想起另一件事,指了指新制服,又问明诚:“阿诚,夏天的衣服……不会也是白色的吧?”

明诚被问得一愣:“我不知道。”

明楼皱皱眉:”我不穿白的。“

明诚看看自己的手,想一想,点头附和:“我也不穿。”

明楼又说:“还不如灰色的。”

明诚一怔,忍笑:“您是可以穿灰色的。”

闻言明楼作势瞪他,明诚却不惧,反而笑出来,一笑后又正色道:“民国二十三年,男性公务员制服规定如下:‘凡政治工作人员,秘书、书记、司书及其他职员未受军事训练,非军事学校出身者均为军属。军属服装依照中山装式样用国产灰色棉织或毛织品制,冬戴呢质便帽,夏戴草帽,着皮 鞋或布鞋,不束武装带’。”

见他眼睛里的笑意都要流淌出来,明楼反而板起脸,指指他说:“记得一字不差啊,明秘书真是过目不忘。改天你记得打电话去问问,新政府有没有给秘书配专门的制服。”

明诚飞快地退后三大步,确保自己站在一个随时可以夺门而出的安全位置,这才说:“区区童子功,都是家兄教导有方,不足挂齿,明长官过誉了……哦,对了,我是真秘书,您也是真军属啊。”


FIN

一个两个人黄连树下弹琵琶的小段子~供大家一笑~


评论 ( 38 )
热度 ( 432 )
  1. 此间少年乱糟糟隔山灯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