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花——扫文吐槽之心花

我也在感慨我这见鬼的睡眠………但Anyway……

成年人也会为睡了(自以为)错了的、不合适的的对象而尴尬的呀。大概这和年纪越大,越善于伪装自己和控制情绪有关系吧。

在原著时间线里,既然把两个人成为情侣的时间点放在了电视剧结束后,难免要考虑一下身份的变动对于两个人行为的影响了。老练的人在爱情面前忽然变得笨拙生涩,我一直觉得这还挺可爱的。爱情里的那些犹豫、迟疑和偶尔的不自信,也是很有意思的呀。

不过这不是《心花》想说的。

但这故事到底想说啥,读故事的人自有判断。

其实它也可能什么也没说,就是首简单的小情歌^_^

楼总别开枪是我:

自从开始了单身狗(哼!独居的生活,每天都忙着洗衣服洗地板洗抹布洗碗……特别想念灯灯和她的沙发(想打消消乐!有消消乐的房子才是好房子!




 @mockmockmock 老师的《心花》——总让我想起如此夜系列里两人滚玩床单之后的尴尬和纠结(所以你说你们都睡过了还纠结个P) 关于最开始的那根扎在胸口的刺,最终变成从心底生长,绽放而成的血一样颜色的玫瑰。


所以疼痛有时,欢愉有时,不过总算还是美丽的,让人放心。




一年过去了,哪怕在小甜饼协会吃了这么多小甜饼,每次看到口罩老师的原著线,依然会(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能!!)的被虐成一滩。


更别说大姐去世之后……


口罩老师选了清明做时间点,就如同他写的,人生在世,谁都要过清明的。大事已不可论,不妨先顾小家。


写了这句突然想到萌萌,他老婆孩子大概还不知道他的事儿吧。


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对于明家的非议也是可以想见的。我倒不是很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楼总也不差这点误会。反倒是觉得说得越难听越好,这样他俩反而越安全。


在原著线里总是想得很多的少女,藤田和大姐一起遇袭,楼总受到的怀疑一定不止一星半点。虽然并不想拿大姐的去世当做筹码利用,但至少不能让他白白牺牲……




“……为了对付他们,我们需要越来越坚强。


只要能打败敌人。


只要能取得胜利。”




所以,哪怕是想要吐槽一下“自己给自己批条子很熟练”的楼总,也突然失了心情。


在《心花》里,有很多一边酸涩难过,一边隐忍坚强的细节。


清明不去扫墓的楼总,关于天气第一反应是“出货”影响的阿诚哥,很久没有读一本闲书的两人,忘了晒书的阿诚哥……以及再也没有能帮他们处理生活琐碎的大姐和阿香了。


关于书房的那段说明,一边是为了引出回忆的章节,一边却又引出淡淡的虐来。这所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铭刻着一家人共有的记忆,是温暖的陪伴,如今再想起却成为了让他们微微晃神的怅然。




回忆过去的部分,小诚简直可爱极了(虽然每次我都这么说!)


书房偷书这段甜而真实,简直就是当年在老师和家长眼皮底下看漫画的我自己!


而觉得自己被发现的忐忑,担心和焦虑,又真实得一塌糊涂。一个内心受过伤害摧残的孩童,哪怕再优渥的环境,也总会有更深的小心思。他表面上的乐观开朗和乖巧听话一定无法轻易冲淡内心的惶恐与患得患失的脑洞。想把失眠和被噩梦惊醒的小诚抱在怀里亲亲!这种细节真的很有说服力,让人物的过去一下子就真实了起来。


当然也要表扬一下男友力max……不对这时候还是哥哥力max的楼总。体贴但不言明的方法虽然很温柔,但也确实没怎么考虑到万一小诚没有get到您的心照不宣,自己吓自己把自己吓死了怎么办?


游泳池给了个隐藏的糖,楼总真不愧是情圣的,私人泳池诶!小孩子的自尊心要好好的保护,聪明人说话,点到为止!


阿诚哥不愧是楼总从小带大的,所以说眼神交流五万字真的都是基本技能!




我格外喜欢揭秘这章。


小诚和楼总的纸条之交,李子浮在水上太可爱了!古今中外,从一句留言就能知道小诚的进步神速!


而楼总小时候是个调皮鬼,又骄傲又任性,我居然觉得一点也没错。少时父母都在,备受宠爱又天资聪慧的明家大少爷,活该就是这样子。


只是回头再想,这段日子过得也快,原本以为一辈子就恣意洒脱的被呵护着过去了,没想到一眨眼生活就变了一番模样,当然人也是。


就如同口罩老师后面写的:属于少年的时光曾经很慢,慢得无边无际,看不到光,也没一个头,又忽然很快很快,书页间马背上,倏忽而过。




时间总是公平的,无论你我。




不过看到小诚上学居然还要惆怅一下的楼总也有点可爱,这种奇妙的嫁女儿的爸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有点出息!




罚抄的部分倒是看出了阿诚哥的倔。就像楼总说的:我偶尔还是会怀念你主动向我求援的时候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觉得阿诚哥在明家是最乖最厉害的。什么事儿都自己解决,顺便还要帮大姐和小明解决。而再大的难处也要自己硬着头皮扛,出了事儿就觉得天都要塌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改过来,楼总也是惯着他)


所以,当小诚看到知道真相的楼总在帮他罚抄,当楼总跟他说支持自己的打架行为(还教他如何玩阴)之后,小诚内心所感受到的温暖和力量可想而知。


只要你开口,只要我听见了,我就会来。


(按电视剧线的话)大概从最初在桂姨家来到哭泣的小诚眼前的那一刻开始,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都,之后漫长的时间里,无论阿诚哥有没有开口,楼总就真的都来了。




当甜美有趣的回忆结束,再次回到这冰冷的现实中来的时候,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很多看起来轻描淡写,却无法一笑而过的东西。


永远无法兑现的欠条,消失的革命者,明家曾经应以为傲的工厂,在强大的经济学者都拯救不了日渐衰微的民族工业,藏在书里的花朵和那不为人知的少女心事,甚至贬值的法币……


所以哪怕是小财迷追着钱跑的阿诚哥,还是突然被调戏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楼总,他们都是不能休息的。


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疲倦,心底无法言说的疼痛,最终也不过换来了一个只能在彼此面前袒露和放松的拥抱。


窗外的雨要停,困难的日子也要过。




所以,不如来一发(x!


反正口罩老师永远都能避开屏蔽,群众已经习惯了。


我觉得这场H是他们故意要在“不舒服和舒服”之间的,带着一点惩罚或者自虐的味道。


其实书房的沙发很软的,就是窄,毕竟两个180+的大男人,还好我们阿诚哥柔韧性好!


楼总这次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了,h中间的那句情话特别糟糕,我要是阿诚哥就改【】了,然后踹他下去!


阿诚哥反而有种全情投入的感觉,敞开一切,也接受一切。


只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信任和任性吧……


大姐说:想你们无灾又无病,有一技之长,清清白白,平安到老。


不知道是难还是不难,但还好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楼总能够在阿诚哥身边安心的入睡,就很好。


而阿诚哥觉得,至少我们还有一个家。




比起如此夜,心花看得更平静,也许是因为我长大了(……


甜而不腻,虐而不伤,黄而不哔(……口罩老师的文总是自有章法,自由节奏。


特别喜欢小诚不自觉的亲近楼总的片段,肢体上和心理上都是,让人心里一下子软了下来。


颜如玉,黄金屋我都没有!


但我可以给口罩老师一个阿诚哥的亲亲呀~


谢谢您的温柔~和美好的故事!




(又写到3点了……我真是被诅咒了……



评论 ( 6 )
热度 ( 130 )
  1. 潋流光mockmockmoc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