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一只仓鼠

*AU,大概是新的时间线,全是梗。


明台有一辈子用不完的皮带,明诚恰恰相反,他名下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定数的。

特别是日常穿的Tee,旧了的当睡衣,破了的作抹布,总之不到物尽其用的极致,绝不会买新的。

明台特别受不了这一点,表示都是阿诚哥这样,还要不要转型成消费性社会啦?明家那些大大小小的厂子里生产出来的百货,又卖给谁啊?

明楼觉得小弟弟说得很有道理,明诚被哥哥姐姐教育过之后,诚恳表示,以后不拿大哥的旧衬衣作睡衣总可以了吧。

但后来啊,明诚到底还是多多少少改了这毛病(当然他认为这是优点来着)。

起因是这样的——在某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阿香把家里的衣服翻出来晒。

这一次她额外晒了几个放在阁楼里的樟木箱子,里头的四季衣物晒了整整一院子,明楼从公司回来时,不仅看见了姐姐少女时穿过的旗袍,还意外地看见了明诚高中时候的校服。

大少爷的脚步停住了。

第二天碰上周末,所有人的早饭都吃得迟,明董事长明镜大人在餐桌上敲桌子——“院子里那件湿衣服怎么回事?多少年的衣服了留作纪念也就算了,拿出来洗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几个人谁来给我说句实话,我们家到底是不是破产了???”











评论 ( 256 )
热度 ( 9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