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 Summer's Day

*AYLI时间线

*听说有人想看阿诚哥游泳(好巧啊,我也想看!)

*据说特别傻白甜,食用请谨慎^^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明诚正在河里头游泳。

 

明楼则在享受岛国夏日难得的好天气:连续三天都是晴天,草地温暖干燥,橡树的树荫浓密,酒在触手可及的冰桶里,书在手里,心上人在目光可及之处,实在没有更好的了。

 

所以一开始他没打算管那个电话,更没打算把明诚从河里叫出来。但没想到电话顽固得要命,一个连着一个,连续打了三四个,明楼的书也看不下去了,只好把明诚的电话翻出来,想看看是哪路的神仙如此锲而不舍。

 

结果神仙一共两位。梁仲春打了五个电话里的四个,另一个则是南田洋子打的。明楼放下电话,双手一撑从毯子上站起来,鞋子也懒得穿,直接赤着脚走到河边,等着明诚游到近处了,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你同学的电话,十分钟里打了五个。”

 

说话间,第六个电话来了。

 

“啊?”

 

明诚湿淋淋地爬上岸,从明楼手里接过手机,看见屏幕上的“梁仲春”三个字后愣了一下,把手在明楼的衬衣上擦了擦,然后接起了电话。

 

电话一通明楼让开了两步,刚刚回到树下,明诚已经挂了电话,朝着他走了过来:“梁仲春打电话来,要我晚上去吃饭。”

 

说完这一句他顿了一下:“洋子要回去了。”

 

这约饭约得着实有点突然,明楼下意识地问:“她毕业了?”

 

明诚摇摇头:“没读完。她两个月前休学了,然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刚才忽然找到老梁,说是明天的飞机,想在走之前聚一次。”

 

这事也不算罕见。明楼听了点点头:“也应该。你们约了几点?在哪里?”

 

“在梁仲春家里。洋子说想吃火锅……她现在在马赛的机场,飞机还没飞。如果不晚点是六点半落地,那怎么也要到八点才能开席了。哦,他知道你来了,邀你一道参加。”

 

明楼听了直皱眉,见状明诚忍不住笑,伸手去按明楼的眉心:“那没办法,谁叫明大教授名气大,四海皆知己呢。”

 

明楼反手就去拿他的后颈,明诚怕痒,一被捉住几乎是立刻就大呼小叫地求饶,但其实他身上都是水,滑溜溜的,明楼几乎捉不住他,后来不得不伸出胳膊把人箍在怀里:“没规矩,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他没用力,明诚先是任他抱了一会儿,这才轻巧地挣脱开,弯腰去找浴巾,笑着顶嘴:“怎么敢。大哥饶命啊。”

 

但他的语气异常轻快,哪里有一点不敢的意思。说完后他先是像刚从水里爬出来的大型犬类那样飞快地甩干头发,这才裹上浴巾,胡乱擦了擦,然后摊手摊脚地往毯子上一躺,重重地吁了口气,看起来非常满足。

 

躺了一会儿明诚很快觉得阳光刺眼,又懒得去捞墨镜,便顺势翻了个身,聊作抵挡。

 

明楼看着他晒得红通通的脊背,还有脊背上那闪闪发光的水珠,足足看了三秒,才找出防晒霜,递给他:“要是十次里能有一次你记得涂了防晒才下水,也不会像个煤球精转世了。”

 

明诚接过防晒霜,又随手扔在了一边,很是不满地表示抗议:“什么煤球精,我在学校里明明出了名的浪里白条。”

 

明楼扑哧一声笑出声:“就你?煤球精下水还是煤球精,脱了几层皮也是。你躺着别动,我到河边看看去。”

 

“嗯?看什么?”明诚被下午的微风吹得昏昏欲睡,只觉得明楼的声音似远还近,也懒得多想了,随口接话。

 

片刻后明楼答话:“看看水黑了没有。”

 

话音刚落,明楼便被奋起反抗的“煤球精”扑倒了。

 

两个人在毯子上滚了大半圈才消停下来。明诚身上还有水,特别是沙滩裤湿漉漉的,往明楼腰上一坐,很快明楼的衬衣和裤子也差不多报销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明楼,眉头挑得高高的,整个人看起来骄傲又明亮:“哪里有你这么说话的?一点也不实事求是。”

 

明楼一只手扶着明诚的后腰,另一只手把他的爪子拎起来,送到事主眼皮子底下。

 

阳光下两个人的肤色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这个时候明楼反而不说话了,只笑着望着他。

 

明诚认真看了半天,还是挑眉,假装实事求是地评价:“也不是特别黑吧。”

 

“这要看你怎么定义‘特别’和‘黑’。”明楼也跟着假装一本正经,“不过,也不难看吧。”

 

“什么叫‘也不难看’啊。”明诚一撇嘴,表示不太高兴。

 

明楼再不答了,轻轻扣住明诚那只小黑爪子,决定亲一个再说。

 

夏天接吻一不小心就是一身汗,哪怕凉风不断,用不了多久,两个人就热得不得不分开了。明诚翻身滚回毯子上,后背一碰到地,就是一声倒吸凉气声。明楼听得分明,丢给他一个“我说了吧”的眼神,明诚同学假装没看见,挺了两三秒,不动声色地换成了趴着的姿势。

 

今年英国的夏天来得比平时迟一些,所以一旦天气足够好了,哪怕是刻苦自律如明诚,也不由得生出及时行乐的念头,自己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带着专门来休假的明楼溜到远郊,晒太阳发呆游泳再加野餐。

 

现在他在河里游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心满意足之极,又拉着明楼扯了一会儿闲话、抢了他半杯酒,更是好得不能再好,就是聊着聊着,睡意温柔地笼罩了他。明诚翻了个身,又呲牙裂嘴地翻回来,惹得明楼摇头:“我说什么来着?”

 

明诚闭着眼,一点也不费劲地找到他的手,轻轻地牵了一下,更轻地笑了一下:“……什么也不要说。”

 

明楼就真的什么也没说,把浴巾扯过来,替明诚把光裸发红的脊背盖住了。

 

然后明诚就睡着了。

 

在明楼身边,他总是能很容易地睡着。

 


评论 ( 100 )
热度 ( 1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