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 之 猫与小黄鱼

*感谢 @隔山灯火 灯灯老师慷慨地给我用您的设定。这个脑洞也是灯灯老师冒出来的。但是灯灯老师腰不好(我发誓不是我!),所以我写个飞快的小段子。

*设定同《云开处》——人是有云的。无论是楼诚还是设定都不是我的,只有我对他们的爱是我的^^

*OOC 预警!



“所以……在我们家里,阿诚伯伯是猫咯?”

在听完了小黄鱼和明诚的故事的第二天,明台的小朋友忽然问出了一个让他爸爸一下子卡壳的问题。

不仅明台一时间没答上来,连坐在一旁削苹果的明诚都暂停了手上的动作,抬起眼来笑着问小朋友:“为什么这么说啊?”

小朋友看看亲爹,又看看不远处的桌子上一家子人的合影,一本正经地扳着手指说:“大伯伯是蛇,爸爸是蝎子……那阿诚伯伯肯定也是一种动物啊。你们是兄弟嘛……兄弟这个词我知道的呀。爸爸昨晚给我讲故事,说阿诚伯伯你喜欢小黄鱼,而且特别会抓小黄鱼,那不是猫,又是什么?”

扔给明台一个“你给我等着“的眼神后,明诚和颜悦色地把削好的苹果三等分,递了一块给小朋友:“你爸讲故事糟透了。晚上等你大伯回来,让他给你讲一个。”

“讲什么讲什么?”

“比如……”明诚假装思考了一下,“一只蝎子怎么被蜜蜂收拾的故事?”

小胖巴掌拍得噼里啪啦响。这看起来是表示欢迎的意思。

明诚笑眯眯地关照小侄子:“慢慢吃,不要把苹果吃到云上了。这些天雨下个没完没了,云要是脏了,好多天才能晾干呢。”

*

到了晚饭,小朋友特别热情地往明诚碗里夹黄鱼。

巴掌大小的小黄鱼,被煎得脆脆的,香香的,一条就能吃下半碗饭。

“阿诚伯伯,你多吃一点啊。”

明楼看看侄子,目光又在两个弟弟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回小朋友身上。他的语气温和而嘉许:“今天特别乖。知道给大人夹菜了。”

“嗯!爸爸说阿诚伯伯是猫!猫喜欢吃小黄鱼,对不对啊,大伯伯?”

明楼差点被呛了一口气。

但大少爷就是大少爷,久经考验波澜不惊,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片刻后伸出筷子,也夹了一条黄鱼,放在小朋友的碗里:“不管是不是,多吃黄鱼补钙,将来云的颜色会好看。”

可小朋友不喜欢吃黄鱼啊,他皱着眉头看了半天鱼,转去看大伯:“有不吃鱼云也变得好看的法子吗?”

明楼很认真地看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你看阿诚伯伯的云好看不好看?”

“特别好看。”

“阿诚伯伯喜欢吃什么?”

小朋友乖乖拿起了筷子。

旁观了整个过程的小少爷表示服气。


*

明楼推开房间,发现明诚已经睡下了。

他晚饭后好好地泡了个澡,云特别大,几乎把整个床面都罩了起来。

听见动静,明诚动了动,顺手拉开灯:“小朋友睡了?”

“好不容易哄睡了。下次不要乱许愿,他比明台小时候难哄多了。”明楼摘下眼镜钻进明诚的云里,异常轻柔温暖,比被子舒服多了。

“那不是难哄。是我们小时候太好骗。”明诚分给他一只枕头,“所以今晚的故事里,蝎子赢了还是毒蜂赢了?”

“那还用说。”明楼轻轻一哼。

明诚轻轻笑了:”好好好。大少爷,晚安。“

他翻身去关灯。可手刚碰到开关,整个人忽然顿住了——毫无预兆地,明楼的手钻进了他的睡衣里。

“……嗯?“他很轻地询问了一句。

“小朋友也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们家的孩子就是聪明。“

“没错。不愧是明家的孩子。我觉得那个故事讲得挺好的。”

“哦?是什么?”

明楼的手,非常绅士地停在了明诚的脊背上:“猫的故事。”

“…………”

“所以,”明楼没有理会明诚的沉默,慢条斯理继续往下说,“我想看看,是不是能摸到尾巴。”

他们没顾得上关灯。


TBC





评论 ( 79 )
热度 ( 7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