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亲情向】西瓜呀

*还是AYLI时间线吧。


明楼被楼下的笑闹声吵醒了。

昨天夜里碰到大雨,他搭乘的从新疆回来的航班晚点了四个小时。下飞机时还不觉得,等踏踏实实地睡一觉起来,才发现浑身散了架似的。

他在床上翻了几个身,新疆虽好,但在南疆北疆疯玩了四十天、睡帐篷睡车熬夜开车折腾了个遍之后,也会让明大少爷偶尔生出一点“还是家里的床舒服”的怀恋之情。

现下他在家里的床上睡了个好觉,心满意足,神清气爽,伸着懒腰拉开窗帘,瞬间被刺眼炙热的阳光刺得眯起了眼,又过了三五秒,才看清楼下游泳池里的正在扑腾的两个身影。

明楼看了一会儿,“两个皮蛋”这样的比喻划过脑海,把他自己逗得暗自笑了半天,笑着笑着又发现自己饿了,一看表,居然下午两点了,是该饿了。

到餐厅发现留了菜。厨师见明楼醒了,忙着给他热饭。明楼摆手说不必了,再加个新鲜蔬菜就行。

很快翠绿鲜亮的青菜就上了桌,明楼有些时日没吃到这样鲜甜的叶子菜,最难得是火候、咸淡都合宜,不由得食指大动,就着这一个菜吃了满满一碗半温的米饭,直到第二碗了,才想起去吃吃别的菜。

这顿饭吃得他满头大汗,早前的澡算是白冲了,明楼本来想着回房间再冲个澡,然后把行李稍稍整理一下——昨晚的航班到得太迟了,两个小的都睡了,他只来得及把礼物中很小的一部分放在他们的床头。

但很快的,窗外持续不断的笑声和打水声让明楼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先去看看两个小的,再说了,洗澡哪里有游泳舒服呢。

等明楼到泳池边上时,明台和明诚正在比憋气,两个人都是脸朝下浮在水面上,乍一看有点瘆得慌。要不是有教练在边上陪着,明楼已经要下去拎人了。

这场比试很快就分出了胜负——明台愤愤然地抬起脸,刚呼吸一口气,见阔别了一个多月的兄长正在池子边上站着呢,所有的不服气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即就“大哥大哥大哥”地喊了起来。一边喊,一边不忘奋力地朝着明楼所在的方向游过来。

明楼笑着看他游,但不想他这一喊,前一刻还静若浮木的明诚毫无预兆地扑腾了一下,看动作竟是呛了水。这下明楼和教练都吓了一跳,但很快的,明诚已经调整好了泳姿,脑袋探出水面,一边笑一边咳,扬着手朝明楼打招呼:“大哥!”

明楼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你当心点。别呛着了。”

说话间明台已经游到了明楼身边,他扶着泳池壁,仰头看着明楼:“大哥大哥,你睡懒觉!我早上去你房间外头好多次了,可是阿诚哥都不让我吵你!”说完有点委屈似的转身去找明诚,这才发现,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明诚也游过来了。

明楼蹲下来,看着两个弟弟个个晒得黑得发亮,皮肤黑,板寸头也黑,眼睛更黑,只有牙口是白得耀眼,阳光下真是活脱脱两只小皮蛋,唯一的区别就是明台敦实,圆滚滚的肚子和手脚很是惹人喜欢,明诚却已经开始抽条了,瘦得像个排骨精。

他不由得笑着一人摸一下脑袋,短蓬蓬的头发软软地扎着他的手心:“我和大姐一不在家,看你们皮的。黑得和皮蛋似的。”

明台做个鬼脸:“大哥你才黑得像煤球精。”然后还伸出湿淋淋的小手,戳了戳明楼的小腿杆子。

“没大没小了你!”

明楼扬眉佯怒,扬起手作势要给他吃生活,但明台手脚都快,一个猛子扎进水里,片刻间游出去三五米,这才笑嘻嘻地浮出水面,继续朝明楼做鬼脸:“大哥最不够意思了!都不带我们去玩!”

明楼拿家里这个小祖宗实在也是没什么办法,正打算干脆下水顺带收拾他,忽然感觉又有人在轻轻碰他的脚腕。

明诚望着他:“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问话的人乖巧极了,明楼的语气也柔和起来:“两点半到的家。昨天雷雨,飞机都延误了。”

“睡得好吗?”

“还是家里好。”

“午饭吃过了?”

“吃了。”

“那个,谢谢大哥带回来的礼物。”

明楼忍不住再摸摸他的脑袋,感慨两个弟弟怎么就差别这么大呢,然后又笑着说:“这只是一部分。其他的等下和我一起拆行李去。”

“好。”明诚仰着脸,又一次冲他笑起来。

说话间,明楼不知不觉地朝着水池子里的阿诚越靠越近,等他意识到小家伙眼睛里有一抹奇异的光一闪而过时,他才瞥见明台不知何时又潜了回来——

但这时警觉已经太晚了,两个小的显然是早有图谋,一人抓住明楼一只脚,趁着他重心低后退不及,就这么把人生生拖进了水池子里。

“……好哇!”

明大少爷浮起水面之际,才发现自己还真的着了两个小东西的道了!

抹掉脸上的水一看,那两个小坏蛋已经游到了泳池另一头,正咯咯咯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呢。

“大哥!你下次去哪儿都要带着我们啊!”明台远远地喊。

明诚也在喊:“您说好了只去三十天的。”

弄了半天,原来是怪他出门太久了。

明楼又好气又好笑,也不去管眼镜丢在水里哪儿了,反正人已经到水里了,那……索性游个痛快吧。

“你们真是翻了天了!看我不收拾你们!”话音刚落,明楼已经潜进了水里。

霎时间,明家那不小的泳池里,简直和沸了水的饺子锅没区别了。笑声尖叫声求饶声抖得满院子都是,连树上的鸣蝉声似乎都不那么响亮了。

这一场“大战”最终还是明家大少爷旗开得胜,他夹着明台上了岸,又把明诚给捞出来,兄弟三个仰面晒了好一会儿太阳,明楼感到明台又在戳他:“大哥,累死了。你欺负人。”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没大没小地捣蛋。”明楼假意冷哼一句,“这叫整肃家风。我这是替大姐教训你。”

明台默默咽下“大姐只会教训你”,很是识时务地说:“大哥,我渴了,想吃西瓜。”

他这一说,明楼觉得自己早前吃下去的那顿饭也没了踪影。于是他翻了个身坐起来,问闻声而来的保姆,是不是有西瓜?

“有的,在水里湃了一早上了。冰了的也有。”

“那冰的给我。不冰的给阿诚和明台……”瞥见两个小朋友很失望的目光后,明楼又向他们解释,“你们还小,可别贪凉弄得到时候拉肚子。”

那大姐真是要整肃家风了。

可无论是明诚还是明台,根本没有被大哥的言语打动,一律眼巴巴地看着明楼——也是,大热天的,谁能抵御冰西瓜的魅力呢?

明楼被两个人四只眼睛盯得没办法,灵机一动,清清嗓子开了口:“真的,在新疆啊,新疆人都把西瓜放在井里,这样西瓜特别甜……”

等明镜到家时,就看见自己的三个弟弟不分年龄大小,一律打着赤膊坐在游泳池边上,排排坐吃西瓜。大的正在给小的讲新疆的见闻,阳光那么烈,可他们谁也不觉得。

然后,他们发现了姐姐,拉她也坐下来,一起吃西瓜。

明楼说得一点不错,水湃过的西瓜,无论是不是在新疆,那都是特别甜的呀。


至于三个人说太久后背晒得脱皮这事儿,过了很多年,都是明家饭桌上经典的笑话。





评论 ( 89 )
热度 ( 10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