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亲情向】糯米呀

*AYLI时间线,送给陪我开脑洞的组织。
*手机码字,格式见谅。一个段子。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呃,不对,我们来过。

明台小朋友说,要上馆子,哥哥姐姐们就带他上馆子。

明台小朋友还说,想吃牛排,哥哥姐姐们就带他去吃牛排。

牛排吃了几口,吃饱了,就和明诚手牵手,在酒店里乱逛一圈,没多久又回来了,非常艳羡地表示看见龙凤厅里头有人吃粽子,想吃粽子了。

明镜一愣,片刻后笑着对明楼摇摇头,语气里有点感慨:“家里多了个孩子日子过得就是快。阿诚是元宵到家里来的吧?眨眼间,都要端午了。”

只消看一眼,明楼就知道明镜这肯定是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姆妈的粽子包得顶好,三角的,四角的,还会给他们做香包。父母走了之后,这苏州风俗里的重要节日,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也都不怎么过了。

大概是太忙了吧。再说,五芳斋的粽子也没那么好吃。

明楼不再想下去,招手示意服务生来,请他们去中餐厅那边端几个粽子过来。好在明家是餐厅的熟客,而明台那时候不过是个上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唇红齿白的小孩子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是不忍让人拒绝的。交代完后想起来不知道明诚喜欢什么口味,又专门问他:“阿诚,明台想吃粽子,你也吃一个好不好?”

他不问“你吃不吃”,只问“也吃一个好不好”,这也是和明诚相处之后得出来的某种“斗争经验”。倘若问他前一个问题,那么答案多半是“不”——明诚太能克制自己,仿佛不知道天底下的万千问题里,“是”是一个被允许的回答;也不敢相信每一次伸出手的时候,等待他的不再是羞辱和打骂,而可能是一个拥抱,一个微笑,和一粒糖。

但明镜和明楼都不着急,阿诚还是个小孩子,日子还在后头呢,慢慢来,一定会好的。

果然,听到明楼这么问,明诚先是去看了看明镜,然后又望着明楼,慢慢地点了点头,很小声地回答:“好。”

“想吃什么馅的?”明楼又问。

明诚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想了半天:“吃粽子。“

明楼耐心地又问:“是吃粽子。什么馅的粽子?甜的咸的?”

这次明诚想了一会儿,终于又开了口,看神情,好像鼓足了巨大勇气一般:“赤、赤豆的。”

“阿诚的口味太清淡了。”这时明镜开了口,也问他,“赤小豆的有什么吃头,寡淡得来。豆沙的好不好?蜜枣的呢?”

明诚就点点头:“好的,大姐。”

“那是豆沙,还是蜜枣?”

“……甜的。”

“都是甜的。”明楼微笑着拍拍他的脑袋。

“那……豆沙?”明诚像是终于下定决心,咽了一口气,这才抬头又去看明楼,“大哥喜欢吃什么馅的?”

明楼下意识地想答“我饱了”,但看着明诚的眼睛,话到嘴边又成了:“那也吃个豆沙的吧。”

明诚眼睛亮了亮:“我和大哥吃一样的。”

西餐厅里端来粽子,乍一看有些格格不入,但也别有一番新奇,餐厅里有些外国游客看见了,觉得有趣,也学起样来。

一时间西餐厅里弥漫着淡淡的米香,但“始作俑者”一点也没留意到这些动静——明台兴高采烈地拆着他面前的粽子,明诚的动作还更快些,拆开后拿筷子一戳到底,又很快地拔出来,把筷子尖上的豆沙馅舔干净。

在吃这件事上,明诚总是很容易满足。只要一颗糖,便足够他一下午整张脸都在发光了。要是有个冰淇淋,那他简直
都不舍得一个人吃掉,非要找个人分享,仿佛独享是一种最大的罪恶——所以这一次,当一个甜的、有馅的、完整的、热气腾腾的粽子摆在他面前时,他理所当然地将目光投向了明镜和明楼。

明镜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好好吃你的,都是你一个人的。要不要再来点白糖?”

明诚摇头。

“不额外加钱。”明楼附耳低声补了一句。

这下点头了。

后来明楼发现这是个坏主意,因为明诚不舍得浪费那一碟子糖,他吃了两个粽子,吃到吃不下了也不肯放开。明楼不得不替他吃掉最后半个。


任重道远的家长修炼之路呀。








评论 ( 187 )
热度 ( 1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