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YLI 番外 节要过,饭更要吃 全

明诚早就想这么做了,并且在付诸行动之前,他还大概想了一下后果。很快的,事实证明,他的设想全落了空——明楼没有亲回去,也没有打开他,他把明诚扛了起来。


扛沙包那样的扛法。


然后,锁门,不顾明诚的挣扎,快步穿过套间的外间,直接把人扔进了床里。


明诚全没想到明楼居然有这个身手,天旋地转之余,心里警钟直鸣,最要命的是明楼的手法非常专业,胳膊紧紧别着他的大腿,确保他的每一下挣扎都是给自己找罪受,明诚只好一动不动,同时飞快地想求饶不知道是不是有用。


这是练过自由搏击吧!考过证没有啊!


不带这样信息不对称的!


打牌烧了一晚上的脑,加上香槟酒,明诚被扔上床后脑子跟着身体荡了荡。但还来不及支起身体,明楼已然先一步跟了过来。他一只膝盖跪在明诚两腿之间,还是那样从善如流地微笑着,居高临下而慢条斯理地望着明诚:“哦,那我是该罚你说谎呢,还是奖励你藏得好?”


明诚看着他不紧不慢地扯领带的动作,忽然就不急着起身了,略略撑起身体,凑过去咬一口他的领带下端:“怎么罚?奖励又是什么?”


说到这里他又抬起头:“算了我其实不想知道。要不你大方点,都给我吧。”


织物在明诚的唇舌间闪着沉沉的光。


所有的故作余裕和俏皮话顿时间失去了用处,连情话都成了多余的了,只有焦灼而热烈的吻是真实的,但不够,远远不够。


明楼当然什么都给他,正如明诚对他也无所保留。分开的每一天对相爱的人来说都是煎熬,于是重逢也就格外热烈而甜蜜。


明楼进去得很急,莽莽撞撞,二十岁的时候恐怕都未必有这样的急切,偏偏明诚也同样急切,贪婪地包容着他。撞到最深处后明楼看见明诚紧紧锁着的眉,他还是停了下来,想把那眉头抚平,可没想到,明诚只是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停在自己的喉头,嘶哑地说:“……真要命,连这儿都在痒。”


他手下的皮肤微微颤抖着,像蜻蜓振翅欲飞。


明楼开口得也很勉强:“怕你痛。”


明诚睁眼,定定看着他:“是痛。太快了……但你不动……就更痛。所以还是动动吧。”


他又扯着嘴角笑了笑,颤抖的手指划过明楼布满了薄薄汗意的脊背:“要不我来也行。我手脚轻,保证不痛。”


青年人那腻着汗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光,肋骨如琴弦,只等着他的主人把它们奏响。


明楼伏下身去给他一个吻,好像喂给他一颗糖,与此同时,他托起明诚瘦而窄的腰,惹得明诚整个人更加激烈地颤抖起来,更热情地绞紧了他。


“小骗子。”


明楼咬咬他的鼻尖,不动声色地把自己再往温暖的深处送。明诚在他的怀里,新世界也在。


他奏响了他。用一整个晚上。


他们非常热闹地庆祝了圣诞夜的到来。


两位明先生就这样收到了他们的圣诞礼物。在圣诞节这一天,只有教堂开门,好的基督徒都应该在那里,异教徒们则值得更好的狂欢。




FIN




老阿姨忽然羞涩了起来……大家脑补吧……如果我能补就再补一点,补不了……这样也很好嘛!(撒娇)



评论 ( 172 )
热度 ( 12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