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盐的故事 (五)

维夏按下公寓的门铃。


已经熟悉起来的声音很快响起,听见是维夏后,门开了。


他进大门,搭上电梯,三楼眨眼就到。


明诚在门口等着他,见到花后一挑眉,笑了起来:“不是说了人来就好,怎么还带东西?”


维夏说:“我爸爸说,绝对不能空手去别人家做客。但别的似乎也没合适的,就挑了一盆花……楼伯伯不讨厌花吧?”


“蝴蝶兰不好养,送给他可惜了。”


维夏抓抓头发:“那……送给您?”


“谁说我会养花的?”


“上次在博物馆碰见你们,我看见您对入口大厅的盆花很有兴趣的样子。我猜错了吗?”


明诚的眼睛闪了闪,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侧身让他进门:“快进来吧。你楼伯伯买好了螃蟹,说要教你吃螃蟹呢。”


维夏惊讶地说:“我都忘记这事了。楼伯伯记忆力真是好。”


明诚只笑,接过他手里的花,又叮嘱:”下次再来,一定不准带东西了。在我们家,你爸爸说的都不算。“


维夏也笑:”哦,知道了。“


2758号决议通过之后,维夏所在的工作组大部分人都回了国,只剩下他和另外一名中联部美欧局的同事暂时留下,为乔部长11月率团正式出访联大做前期准备。他法语好——这是家学,英语也不错,从事外事工作起就担任交传,并且笔头工夫过关,留他下来既能处理不少文书上的事务,又能写新闻稿,可以说是最合适的留守人员了。


维夏接到暂缓回国的指令伊始,他心里不大情愿——父亲年纪大了,一个人在家,外交口虽然尚未被严重波及,但大家看看身边人和事,谁都都知道,恐怕也就是早晚而已。他家老爷子的脾气他清楚,之前也不是没有出过事,万一真有什么,嘉卉远在五台山种地挖渠,自己无论如何得在他身边。


但远在国内的父亲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专程给他拍了电报,要他安心留在美国工作,等联大代表团访美结束,再随团同返。电报里还特意加了一句,多探亲。


这三个字维夏翻来覆去看了挺久,脑子里排除了半天,才敢确定,父亲是要他多去探望纽约的这两位伯父。


尽管有了叮嘱,但维夏的事情实在太多,并没有第一时间和他们联系。直到上个周末,他终于偷闲去了一趟博物馆,恰巧在大堂撞上他们,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场拜访。


进门后他要脱鞋,明诚不让,说不必麻烦,然后扬声叫明楼:”维夏来了。你别在厨房折腾了。“


话音刚落,明楼甩着手出来了,指尖上还有水,见到维夏后眼睛一亮,又在看见明诚捧着的花后说:“以后不准带东西。”


明楼穿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他上了年纪之后瘦得多,这个款式益发显得清癯。他的语气里全是装出来的严肃,眼底里都是笑,维夏反正被明诚说过一遭了,这时还是说:”我爸爸教的,去别人家做客,不能空手。“


明楼一边摇头一边笑:“你爸的话在我家不算。做客就要空手来,还要带东西走,这才叫做客。”


这话的前半句维夏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后一边却是闻所未闻,他只好笑笑,扭头去看明诚:”那您家,谁说了算?“


”我。“/”他。“


说”我“的那个很是赞许地望了一眼明诚,复又对维夏说:”你坐。我给你倒水。喝什么?“


”不用不用。我不渴……您别忙。“


”不忙。都收拾好了,只等你来开饭。“


”楼伯伯,不能每次来见您,都是在吃饭啊。”


明楼很奇怪地反问:为什么不能?你年轻,还在长身体,不吃饭做什么?”


维夏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我都快三十岁了……”


“二十六不到的小伙子,说什么呢。”明楼皱起眉,“今晚住下吗?房间给你收拾好了。”


维夏一愣:“我没和同事打招呼……”


“那就现在打一个。难得一个周末,下周又该忙了,未必还能有机会来。到时候你回了国,你爸爸要是知道我们都不招待你住一晚上,肯定要骂我抠门了。“


”不会的!“维夏特别认真地反驳,”……那好,谢谢楼伯伯,我去打个电话。“




TBC


困死了。我直接开LFT写的,写一点发一点吧……

















评论 ( 107 )
热度 ( 7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