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全

大殿里又暗又闷,待久了肺里头像是塞了什么,两个人就爬了一会儿山,出了一身透汗, 回去路上接到明台的电话,说晚上不一道吃饭了。


小孩子玩心重,对此明楼基本上还是以纵容为主,习惯性地提醒他注意安全,又敲定好明台离开北京前兄弟三个一起吃饭的事,也就听之任之了。


明台不是回家路上唯一一个来电话的,期间明楼陆陆续续接到好几个电话,约他去应酬的、想采访他的、下属来请示的、还有领导打来布置任务的,搞得明诚有点奇怪,怎么一般意义上的上班时间没人电话,到了下班事情反而全来了?


他虽然没说话,脸上的疑问还是教明楼看见了,挂掉最新的一个后,他笑笑说:“大概是有些人上班时候都在忙自己的事,下班了,才想起工作还没做。”


明诚听他这样说,笑着不接话。


明楼当然知道明诚这笑容所为何来,他耸耸肩,说:“我这是自行调休。”


说完也觉得好笑,便低低笑起来。


两个人到家时天色已经大暗了,停好车后明诚拐到院子外头买了一把菜:丝瓜和黄瓜顶上都带着花,特别是小黄瓜,一不留意能扎了人的手。拎着菜回到院子里时,明楼还在楼道门前等着他,声控灯明明灭灭的,让他的身影也时明时暗。


明诚的脚步先是慢了一慢,才又加紧了,迎着明楼走过去。


回到家后明诚做晚饭,明楼从浴室出来后就端着酒杯坐在一边,确保自己不添乱。


随着切菜的动作,明诚的后颈在灯光下晕出柔和的光,明楼喝着酒,看着人,话到嘴边也并不想掩饰,问他:“阿诚,回来这么久,没朋友联系你吗?”


明诚忙着拍黄瓜,不回头地答他:“不少。但怎么办呢,我不舍得你啊。”


他说得云淡风轻,拍完黄瓜又去拍蒜:“哦,一直抽不出空找地方买肉。还煮鸡蛋吃?”


因为进厨房又要出一轮汗,明诚没急着洗澡,却换了一件上衣——那是明楼的背心,穿在他身上略有些阔了,从明楼坐的位置望过去,正好能看见他背上靠近胁下的那个伤疤。


不是特别大的伤口,更不新,但明楼知道,这是军刺留下的。


以前他和别人喝酒,桌上有人喝得起了兴致,说自己有个本事,能从伤痕认出到底是什么东西伤的,不敢说百发百中,但一百件里错不了一两桩。


这话一说,自然有人不信,撸起袖子就要他猜,结果真的一猜一个准。于是那天晚上到后来几乎所有的男人们都光了膀子,让那个人来认。酒精把白花花的肉熏得泛红光,服务员小姑娘听见响动进来看一眼,又害臊地低头关起了门。


明楼自小养尊处优,身上没伤口,免了这一遭起哄似的宽衣解带。但那天晚上倒是真的叫他看到不少古怪的伤口。有些疤痕的来历他也能叫出来,但另一些,却是的确不曾想到的:比如说哪怕是同一型号的子弹,贯穿伤和嵌入伤可能留下不同的伤疤,有锯齿和没锯齿的匕首,也不一样。


明楼记忆力太好,过目不忘在他这里不算过誉,后来明楼得特意别开眼,才能教一些东西不到心里去。那天的最后,他看着那个第一次见面的、喝得红眼的男人,只是在想,到底是什么经历,给了他这样的本事。


转念一想又释然,天下事,会者不难而已。


“……大哥?”


明诚略带关切的声音把明楼拉回来,他才意识到自己走了神,没有回答明诚的问题。


“想吃煎蛋,溏心的。”


“两个?”


“一个就够了。”


明诚说好,打开抽油烟机。


再小的事情,明诚都会做得专注。明楼望着他的侧脸,忽然笑了,同他说:“什么舍不得,小没良心的,这几年满世界乱跑,没见你一点舍不得。”


面对这句“指控”,明诚只是很轻巧熟练地把蛋翻了个面,然后关火,这才回答明楼:“之前那是不一样的。”


他又垂下了眼,睫毛很长,侧脸的轮廓极美,乍一眼看上去,简直说得上是温驯的。但明楼太熟悉他,又或者从不曾真正地认识他,所以他知道,明诚这个人,骨子里和这个词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所以明楼真心为明诚自豪。


并不仅仅是因为明诚是他的情人,甚至也不因为自己是他的兄长。明楼知道,哪怕明诚和他就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骤然相见,擦肩而过,他一定也会对这样的青年赞许有加。


所幸陌路人的假设并不成立。


这么好的一个人,即是他的兄弟,又是他的情人,在这一方斗室里,为他停住了脚步。


所以,哪怕有千千万万的虚假,万万千千的隐瞒,至少眼下这一刻是真实的。


明楼如是想着,便放下了酒杯,走向明诚。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 完



评论 ( 85 )
热度 ( 10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