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 2

…………

第二天他们在家吃过了中午饭才出的门。明诚不仅负责买冬瓜和烧汤,还顺便把衣服和床单都洗了。

把衣物丢进洗衣机前,他还是把明楼昨天穿过的那件衬衣单拎了出来,决定到时候单洗也行。

明楼虽然自己难得做顿饭,但这不妨碍他围着炉灶旁观及给意见:多点姜,拍碎就行,不用切丝;哦,葱还是要切成葱花的,不能打个节就这么扔进汤里,要最后放;唔,盐也要最后放……

明诚听到后来,赶快支使他去煮面条,并不忘专门叮嘱多煮一会儿,面条芯子还是硬的话对胃不好。

他们当然也聊别的事。

“明台过几天回上海了,你怎么打算?”

“我有一个月的假期。返程也是从北京走。”明诚望着从锅盖边缘逃出的热气,睫毛仿佛都被这热气打湿了,“和小东西一起回上海也可以……如果回上海了,我就干脆四处走走,去长沙看看同学什么的。”

“从北京也能看同学。明台回上海陪大姐,你还是在北京陪我吧。”厨房小,两个人并肩站在炉灶前,抬手拿筷子试个味道的工夫,胳膊肘不免就碰到一起。

“陪你?”明诚觑他,“和你在一起觉都没得睡。”

“只有你一个人没觉睡吗?”

“所以更亏了吧。”

“不对吧,都拿来睡觉才亏啊。”

明诚啪地一把关了火,面无表情地说:“我这边好了,你让一让,别烫着了。”

明楼微微笑。

鸭架子汤完全是按明楼要求做的,撇了油,加姜块,新鲜的冬瓜切成厚片扔进去,临起锅撒葱花、盐和白胡椒粉。两个人凑在不大的餐桌前吃完一锅,再把葱油拌面给分了,吃完后明诚叫明楼去洗碗,自己则去晾衣服,晒到床单时他扬起声音叫人:“你碗洗好了没有?好了来帮我抖一抖床单。”

明楼隔着一个书房加一小间餐厅回答他:“不用抖。北京天气干,回来肯定干透了。”

床单容易干明诚当然是知道的,不然这几天哪里够换啊。

明诚懒得和他说床单抖匀称了才平整,睡起来也舒服,面对在某些事情上极其粗枝大叶而且缺乏生活基本常识的明家老大,他只好叹了口气,把双人床的床单先叠平整,再抖了抖,心想,今晚的床单要有折痕了。

等他们各自忙好,明楼又回了几封邮件,两个人总算能践法海寺的约了。

车子往西开,要经过这个城市当初致力成为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之一的一个区域。那是曾经无比繁荣而热闹的区域,现在却随着城市定位的不断改变,寂静得多了。这一天是个好天,天蓝得高远,来到山脚下能听到山风微微撼动满山的树叶,应和声便由远及近,树的欢唱声响彻天地。

明诚喜欢画画,也喜欢看画,在非洲的艰苦外派岁月都没有消磨他这个爱好。有一年的圣诞节,明楼还收到过明诚特意寄给他的圣诞礼物——那个时候他还在苏丹,画的是沙漠和椰枣树,尼罗河上,有着巨大白帆的航船缓缓驶过。

这幅画无论是风景还是技法都让明楼喜欢,在回国之前,明楼一直把画挂在办公室的墙上,一抬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可后来明楼有一次问明诚,苏丹给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啊?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沙土,苍蝇,酷暑。

后来他想一想,无声地说了个名字。明楼看见了,轻轻去吻了一下他的额角。

但明诚就是这样,无论是多微不足道的光和热,只要他有,都要捧到明楼眼前与他分享的。

法海寺的庭院里有巨大的白皮松,这是明楼最喜欢的树。两个人围着树转了好几圈,直到带他们看壁画的人来了,这才进殿去了。

这是明楼第一次来过之后就想带明诚来的地方。他们并肩走入一片黑暗中,所执惟有一盏手电,负责讲解和带领的工作人员走在前头,两个人跟在三步远之外,本来还跟着用他们手边的电筒一起照明,后来不知道是谁先牵住了谁的手,他们索性放下了电筒,跟着此时殿内唯一的一线光明,去看那被时光的尘灰温柔掩盖的漫天神佛。

明诚其实是不喜欢寺庙的——这大概和他童年的经历有关。被之前的人家收养的那几年,他们住在龙华,每到初一十五,养母就带他往龙华寺去。庙里的法师们告诉他那是弥勒佛的道场,那是极乐世界的佛祖。可明诚从不觉得极乐同他有什么关系,就记得大雄宝殿里二十天神里有些有着极凶狠的面孔,养母磕头的时候总是哭,要他跟着磕头,他磕头,却不哭,知道等她哭完,他们回到家里,他又要挨打了。

但此时此刻,和明楼借着黑暗的庇护,放肆地牵着手的当下,明诚发现自己可以好好地,心平气和地去看墙壁上的人物了:线条是那么灵动,人物是那么美,眼角眉梢都是轻柔的,慈悲的,衣带仿佛随时都能飘舞起来,而那些云朵,则分明就要破壁而出了。

他感觉到明楼的手顺着自己的胳膊攀上来,扳过他的下巴,他们在黑暗中交换一个短暂的、情不自禁的亲吻。明楼无声地喊他的名字,阿诚。

于是,那些讲解不再重要了,精美绝伦的壁画也不再重要了,他们牵着手,直到讲解结束都没有分开。

回到光明下时,导游终于看见了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明楼从对方的讲解词中猜测他是个佛教徒,便有点抱歉地对他微微一笑,可还是没有任何行动上的避嫌。对方深深看了一眼两个人,神色有点复杂,倒是也没说别的,只是说:“出门前请把手电留下。”

他们折身把手电放在大殿的入口处,然后继续手牵着手,迈进夏阳灿烂的庭院,有白皮松的庭院,把一切的暗和冷,都抛在了身后。


TBC

感觉可以打FIN了……但是这不是我想写的结局所以我还不能轻易狗带!

评论 ( 190 )
热度 ( 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