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8

八 爱欲之人,犹如执炬


 


明台情绪的陡然低落并没有瞒过两个哥哥。


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低落的源头。


无论是明楼还是明诚,对于人的沉默的根源都有自己的理解,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以同样的沉默来安慰和陪伴明台。


明台的朋友为他订的酒店其实是在颐和园边上,入夜后四环车少,车子开得飞快。明台无精打采地靠在椅背上,望着车窗外连片的辉煌灯火。


一直到下了四环路,明台似乎才缓了过来。他的额头抵着冰冷的窗,声音轻得像是怕惊扰了什么:“大哥,你们单位那个叫于曼丽的,你和她熟吗?”


来了。


明楼知道幺弟心中藏不住话,但没想到的是,他心里藏的会是这个名字。


“不熟。”


“哦。”


明台又安静了下来。


把明台送到后,明楼和明诚要走。明台人已经下了车,道别也道完了,这时忽然又拉开了门,坐回去,有点儿急切地对明楼说:“大哥……”


“嗯?”明楼回头,目光有些微的严厉,“想说什么就说。我不会吃了你,于曼丽也不会。”


这三个字像细细的针那样戳了一下明台。但话到嘴边,他发现自己居然无从问起。也是,问什么呢?


谁是于曼丽?研究所的实习生。


刚才在餐厅,她身边的人是谁?什么身边人?你是她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问题和答案在他的脑内碰撞。最终,明台什么也没问。


明楼不知道明台这无精打采到底是因何而来。他逻辑上觉得不可能因为于曼丽——明台来北京才几天?见过于曼丽才几面?但直觉上,似乎又在指向不同的答案。


可明楼就是这样,很多事,别人不说,他就不说。


这一次明台真的和两个哥哥们道了别。然后一个人回了房间,夜色中的背影有点儿孤苦伶仃的意味。


等到再不见他了,在这场有点古怪的气氛中始终没表态的明诚说话了。他声音不大,语气也很温和,但明楼还是听出了其中不太分明的不赞许:“你对小东西太严格了。在这件事上,没必要。”


“到底是什么事?”明楼难得也有了摸不着头脑的时候。


“那个于曼丽,我不知道是她究竟是什么人,在我们买单的时候,我看见她和一个男人一同离开。两个人非常亲密,具体关系不知道,但对方不是她的父亲,也不是她的兄长。男朋友应该也不是。”


明诚这番话说得很平静,也很慢,明楼本来只是在听,听着听着侧过脸来望向他:“所以?”


“所以我觉得小东西也看见了。”


明楼若有所思地继续盯着他:“你见过她几次?两面?”


“你办公室一次,地坛边上的餐厅一次。”明诚说到这里略略一停,又一笑,“可能她特别漂亮,叫人过目难忘。”


“她和小东西的关系呢?”


“见过几面的朋友。小东西应该对她很有好感。真的只是实习生?”


“据我所知就是实习生。学语言的,但王天风那边的人,我也不问。”


明诚点头:“体谅一下小东西吧。说不定在他心里,这已经等同于一次小型失恋了。”


明楼微微一笑,又问:“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她的父兄,也不是她的男友?”


这次明诚没有及时接话,而明楼也不催促他。一直到拐上三里河路了,一个短暂的红灯的间隙里,明诚望着他,笑着说:“因为她看那个男人的眼神。明楼,这是你不知道的。如何注视着别人,又如何避免被看见。但我知道。”


这句话简直像个谜语。可明楼听出了其中那些曲折的情意。同样的,他也没有及时回应明诚,一直等到两个人回到住处的院子里,停好车,又上了楼,到了家门口,明诚翻钥匙开门的时候,他才说出了他的反驳:“你说得不对。”


最近他们这一层的灯坏了,物业还没来得及修,明诚忙着摸黑对锁眼,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他不知道明楼说的不是到底指什么,又是什么不对。


“嗯?”


他短暂地回应了一声。门开了。


在光明来临之前的最后一瞬的黑暗里,明楼告诉他:“我也知道。”


他把明诚拉进家里,反手合上门,在黑暗中接吻。


对于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克制,明诚自己都没辙,最要命的还是 ,他一丁点“克制”的念头都没有。


现在也是这样。


他控制不了剥明楼衬衣纽扣的动作,更控制不了胡乱而热切地去亲吻他藏了稀薄烟气的头发的动作。


连自控都没了办法,那就更控制不了明楼掀开他的Tee,跪在他身前亲吻他布满了薄汗的小腹的动作了。


这个晚上,明诚意识还清醒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摘下腕表、放在床头柜上,而最后一句话则是:


“好了,现在你身上全是我了。”






TBC

评论 ( 172 )
热度 ( 11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