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5 全

因为还是有点生气所以决定填坑。然后我就把这章填完了。

Warning: 性爱描写。诚楼Hint。


十五分钟后,明诚带回来六个白煮蛋和两杯热咖啡。明楼吃掉两个后觉得实在太淡了,明诚又给他找了酱油来——家里没碗,他只好拿了一个明楼的酒杯。明楼蘸着酱油再吃了两个白煮蛋,总算觉得视线恢复了正常,见明诚站在一边看着,就把碟子推过去:“你吃吗?”

明诚就把剩下两个鸡蛋吃完了。吃完后说:“我不饿。但是你不能这么摄入胆固醇。”

“他们说人体的胆固醇水平和基因有关,和饮食关系不大。”

明楼说完就去摸咖啡,明诚却眼疾手快地先移开了。

“阿诚!”

他喊他的名字,可明诚不为所动:“我煮给自己喝的。”

“这不是两杯吗?分一杯给我。”

“没道理。两次也没见你分一次给我啊。”

明楼一怔,猛地迸发出笑声来。他这一笑,明诚本来没什么的,硬生生地又红了脸。于是他分外气恼地望了一眼明楼,当着他的面把两杯咖啡全喝了。

喝到第二杯速度有点放慢,明老师吃了东西缓过神来,直接从他手里夺过咖啡杯,也不喝,只是从容地要了一个吻,便把杯子还给明诚:“好好,都是你的,急什么。但给我闻个味道总是允许的吧?”

“言不由衷。”

明楼态度特别好地贴过去:“你要什么都给你。”

这薄薄一层衣衫,哪里隔得住荡漾的春心。明诚瞥一眼明楼的身体,刚过去的回忆如影随形,并不曾稍加远去。明诚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明楼的喉头,感觉到手指下奇妙的颤抖后,微微笑了:“只要是你的,我都要。”

“那我申请先洗个澡。”他附耳对明诚低声说,“不然汗太多了,什么都抓不牢。”

说完也不等明诚醒过神来,径自进浴室去了。

这老房子的另一个罕见之处是虽然客厅不大,但是洗手间并不小,居然还给塞进去一个浴缸,窗口对着的风景还很不错。明楼给浴缸放了水,却不急着洗澡,而是对着镜子慢条斯理地剃起胡须来。

明楼不算毛发旺盛的男人,但是鬓边和颔下常有青痕,稍不打理,“五点青”就藏不住了。他的头发也硬。明镜在他小时候曾经笑话过他,说头发硬的男人十之八九惧内,恐怕将来成家了日子不好过。明楼长大后发现,这话可能永远不成真了。

剃到一半剃须刀忽然停止了工作,明楼这才意识到,明诚他们回来前自己忙得要死,回来后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忙得要死,连充电这件事都顾不上了,他只好转而去找非电动的刀片,刚要动手,不知何时起也不知怀着怎样心思跟进浴室里的明诚出了声:“大哥,说话算话吗?”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一点干燥的诱惑意味,明楼的手轻轻一颤,转身看向身后的明诚——他还穿着自己的衬衣。浴室还是有点小,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明楼笑着问:“我什么时候话说不算了?”

他的手被明诚轻轻握住。青年人执着地望进他的眼睛里,有点羞涩而别扭地说:“那我想要你这一块皮肤。”他伸手,探向明楼的颈项间。

明楼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轻轻笑起来,手腕一转,把剃刀柄交到明诚手里,把自己的整个喉头暴露给他:“都是你的。”

明诚脱掉半湿的衬衣,走进放了小半缸凉水的浴缸。他一只手拿着剃须刀,另一只手则牵着明楼。两个大男人用这么个浴缸实在委屈,但他们更亲密的时候也有过,明楼把头仰在明诚一边肩头,在汩汩的水流声中低低一笑:“酒店的浴缸比这也舒服太多了吧。心思动得太晚了。”

“不好。酒店的浴缸不干净。”片刻后,明诚有点孩子气地回答。接着,他的手缓缓按住了明楼的喉头。

把整个颈子暴露在别人掌握的刀片下的感觉很新鲜。明楼从来没这么做过,他本来以为身体会有些自卫性质的紧张,可没想到的是,因为明诚的动作过于小心翼翼­——简直像拭擦什么名贵瓷器似的,手势又是那么轻柔,他居然就着靠在对方怀里的姿势,短暂地睡着了。

再醒来还是因为明诚拿花洒给他冲脸。明楼有个小小的怪癖:他不太喜欢把头发打湿,特别怕耳朵进水,所以一感到有水触上鬓角,他立刻睁开了眼,而且小小地挣扎了一下。

这一挣扎,就坏事了。

两个人肌肤相贴,本来就瞒不过去什么。明楼一直知道明诚是在半勃 起的状态的。但他之前并没有戳破:大概是因为青年并没有表达出太强的情 欲和攻击性,而另一方面,这样肢体相缠的拥抱,确实很舒服,只教人恨不得天荒地老地厮守过去。

可随着他一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明诚咬了咬下嘴唇,眼睛的颜色深了起来,明楼被他箍得很紧,愈是清晰地感觉到对方身体的任何细微的变化。明楼本来想和他开句玩笑,说“你总得扔掉刀再来抱我吧”,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明诚忽然推开明楼,从浴缸里起身了。

他一跨出浴缸,水位立刻就下去了,明楼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凉意。青年人先是小心地把剃须刀放远了,再拿过花洒,对明楼说:“我给你洗头吧。”

说完明诚有点不好意思地想蹲下来,但明楼制止了他,不仅制止,还给了他一点儿奖励——他亲了亲明诚的小腹,又索性伏在浴缸上,把他吃下去了。

 “……还想要我吗?” 明楼含糊地发问。

明诚的身体非常诚实地回应了他。

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差不多到了极限,明楼才有点坏心眼地撤开了,他抹一把脸上的水渍,正要再逗明诚一逗,前一秒还温顺如鹿的青年猛地伸出手,几乎是把他从浴缸里提了起来,又和他一起沉到水里,沾了水的皮肤滑溜溜的,分外热切地交缠在一起。明楼听见了明诚的答复,有点咬牙切齿的,急切,又火热,然而坚定异常:“嗯……什么都要。哪里都要。”

阳光从小小的窗口爬进来,根本找不到落脚歇息的地方。全被打散了。

这个下午,从浴室到卧室的地板,可全遭殃了。

他们最后是在书房勉强找出块空地来休息。一条干净的床单,一条毯子,两个枕头,本来明楼还打算这下总算问问明诚这一年来的英国生活,就是还没说上几句,也根本不知道是谁先停下的,他们都睡过去了。

下午的太阳特别好,空气中到处漂浮着细碎的金尘,无声地欢唱舞蹈。仿佛有看不见的金光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他们睡得十分安稳,一无觉察。

直到两个人的手机被依次拨通。

两个哥哥一直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明台出了车祸。

人没事,就是大周末的晚高峰点上,把东直门桥给堵住了。

东直门桥。

堵住了。

住了。

了。



五 老房子爱情故事 完


评论 ( 194 )
热度 ( 12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