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4 全

大家应该已经发现了……这就是个美食+旅游文……




起来时明诚发现房间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了。明楼一早送明镜去西边,然后自己也办事去了。十点上下发了条短信,说今晚姐姐回上海,高铁走,到时候他们一起送她。


另一条短信则来自明台:“阿诚哥我去故宫啦!你醒来也来啊,给我电话XD”


明诚下床走不了两步,又坐回去了,片刻后恨恨捶了捶床,决定今晚无论如何要把明楼赶走。


那天明台一直没等到明诚的电话,但是他后来根本就把这事忘了。


忘了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故宫太大了!他根本顾不过来。眼睛不够用,腿脚也不够用,到底怎么才能在一天内每个角落都逛到的啊!至此明台终于理解了他大学同学中国旅游回来的哭诉——“我从颐和园出来,指着地图问人家故宫怎么走过去,你们中国人看我都和看神经病似的,我才注意到地图比例尺啊!太欺骗人了!还有从那个王府井到西单,这叫两站地???这不科学!”


第二,哎呀,那个妹妹又遇见了!为什么这么巧啊!那必定是缘分。缘分!


明台喜滋滋地凑过去,对着穿着绿地白印花裙子、打着一把粉白色小伞的于曼丽打招呼:“于曼丽!”


于曼丽回头。不仅她回头,还有一排人齐刷刷地也回头。明台看看这群人的长相和妆容,一秒得出结论,日本人。


他扬起一个特别标准的笑,用日语打声招呼,还是名古屋口音。然后拿胳膊肘蹭蹭于曼丽,非常自来熟地说:“曼丽,原来你还兼职作导游啊!那正好,日语我行的,让我蹭下你的团呗?”


于曼丽送给他一对大大的、十分标准的,卫生球。


她这次来故宫其实是公事:王天风研究室最近负责一个中日韩三边关系的国际会议,会前日方代表表示想自费参观一下故宫,王天风就让单位上的外事局联系了个导游,再派也能说点日语于曼丽鞍前马后跑个腿,帮日本人拍拍照啊拢拢人,算是有个照应。


于曼丽自然懒得和明台解释这么多,又看在明楼的面子上,勉强说:“我不是导游。你想听就听。”


于是明台毫不客气地从头蹭到尾,并在参观中充分发挥了好学善问的主观能动性,平均每三分钟一个问题——


“曼丽,这个龙为什么长这样啊?”


“曼丽,屋檐上那一溜是什么?”


“曼丽,那个字怎么念?”


“曼丽,这地方之前谁住啊?”


“曼丽,这井口这么窄,怎么打水?”


“曼丽,这么大的缸,人躲进去发现不了吧?”


“曼丽,北京还有什么地方好玩啊?你给我推荐一下吧?”


“曼丽……你微信号多少……?”


他问三句,于曼丽也未必答一句,但明台性子好,对此根本不在意,姑娘的冷淡也不能丝毫打击他提问的热情。问到后来,看在佛面上忍了一路的于曼丽终于忍无可忍,扭头问:“你真的是明老师的弟弟?”


明台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不像?”


于曼丽想想明楼,再看看眼前人:“一点也不像。”


明台又笑:“那就对了!像我大哥多吓人啊。好凶的。”


他学着明楼的神态看了一眼曼丽,复又嘻嘻哈哈起来:“那天你进他办公室都在发抖。”


于曼丽立刻反驳:“才没有。”


“昨天在饭店里呢?都不敢坐下。”


于曼丽柳眉倒竖:“胡说八道!”


明台耸肩笑笑:“我既然不像大哥,你别怕我嘛。我又不会凶你。”


“你是不会凶我,你……”于曼丽猛地顿住,不太自然地别开脸。


明台的脸皮其实也没太厚,见她这样,一转念也想起来了,面红耳赤地再碰碰她的胳膊:“我再道个歉?你真的别生气了……”


“别提了!”于曼丽一跺脚,粉面微红,格外娇俏,“还有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牛皮糖似的。我又不认识你。你再这样,我去找明老师了!”


其实明台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一看见于曼丽,就满心欢喜得不得了,心里开花那种,只想看她对自己笑。他摸摸后脑勺,说:“那个,我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哈,我们家我大哥管不了我,因为我大哥治我,我大姐治我大哥,我治我大姐……”


于曼丽满脸无奈地看着他,心里想,我不想知道这个好吗?


可这时明台又说:“还有曼丽,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我看见你就开心,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的……要是你见到我也开心就好了。”


于曼丽那漂亮的、鹿一样的眼睛微微瞪大了。面前的年轻人看起来这么诚恳,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呢。


这下于曼丽也没了脾气,声音轻软下来:“……别胡说。”


“那你把微信号给我吧!”明台双眼发亮,看来并没有放弃治疗。


“……”


于曼丽这时惊觉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大部队落下了,远远地只能看见导游旗上的小手帕了。


这毕竟是外事,疏忽不得。于曼丽不知道自己怕不怕明楼,但她很确定的是,她非常怕王天风,可一点都不想办不好王老师交代的工作。于是再顾不得和明台瞎扯,果断地一合伞,抓住裙摆,拔腿就跑。


她这毫无预兆的一跑让明台都懵了,没多想也跟着跑,于是乎游人们有幸目睹了这样一个场面:一对特别好看的青年男女,沿着西六宫那长长的、一眼不容易望到尽头的两列红墙,向着神武门的方向一路狂奔。下午三点的太阳照在他们淌汗的脸上,两个人的脸都像闪着金光。


“曼丽你跑什么啊……!”


“曼丽你还跑得挺快啊!”


“曼丽……!”


路人依稀能听到其中一个人的声音。就有好事者不免想:哎,这后生遇上这么个大脾气的姑娘,将来可有好果子吃了。


…………


明台垂头丧气地蹲在煤山顶上,眼前壮阔的故宫鸟瞰景象并没有让他心情更好点。


你问为啥?


还是没要到妹子的微信呗。


明台同学享受着迎面吹来的凉爽的风,连拍个全景图扔非死不可和Instagram的心都没了——反正也被墙了,哼!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大哥来的消息:你故宫逛完没?逛完了往前门走。我定了餐厅,给姐姐送行。阿诚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你也别耽搁。


明台看了眼一点也不眼熟的地址,迅速回复:怎么去啊?


——你在哪里?


——景山。


——公交。


过了一会儿另一条消息追过来:千万别打车。


——几路车啊?


——你手断了吗?自己查!


明台撇嘴,转而找明诚求助:阿诚哥阿诚哥,大哥说要去什么前门23号院,要我不准打车。我在景山公园。怎么过去啊?


他一边发信息一边下山,还没到山脚,回复已经来了,三条线路备选。明台果断选了条不要转车的。


事后明台才知道,在下午四点坐巴士从神武门往前门那基本是自作孽不可活,等明台终于下车时,明楼已经打了N个电话骂他了。明台有点委屈,最后一次的时候忍不住辩解说,“阿诚哥给我查的线啊。”


结果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我看你真的是手断了。连查个公交线都要问别人!”


“阿诚哥不是别人……”明台负隅顽抗。


“还敢狡辩。快想办法滚过来。你不来大姐不肯动筷子,误了车唯你是问。”


明台是跑到餐厅的。服务生可能没看过跑步来餐厅的客人,愣了一下,竟然就这么放他进去了。明镜见他一身大汗的样子,心疼得要死,抽过餐巾给明台擦汗,同时责备明楼:“你说你干嘛吓唬他。看这一身大汗,累死了吧?”


明台委实不客气,抓起明镜面前的冰水咕噜咕噜一口喝尽,这才想起来擦汗:“我去!这交通是要了人的命!这才几点啊?堵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长安街……那么宽!居然还堵?”


明楼打断他的抱怨:“行了少说两句吧,快点吃饭。别耽误大姐的车。”


明台转头对明镜说:“那不行就再住一个晚上啊。”


明镜诸事缠身,说是来北京办事顺便看看弟弟们,其实看弟弟们才是真,两天下来,早有一堆的事在上海的办公桌上摊着等她了。听明台这么说,明镜只是笑:“那也不见你在北京少玩几天,早早回家陪我。”


明台答:“我保证一天都不多耽搁。大姐你等我,这次北京玩完我回上海就哪里都不去了,都陪着你。”


明镜含笑听着,给他挟菜:“好了,快吃饭吧。”


但这顿饭他们还是吃得匆忙,菜没上齐明镜就不得不动身了。从餐馆出来时明镜发现院子里有表店,还是过去看了一眼,她看着三个弟弟,觉得他们的人生都翻了新篇章,她这个做姐姐的却没想到表示一下,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没想到三个人都说不要。明楼说:“我现在这单位,戴这么块表去,别人还以为我贪污研究经费了呢。给小东西吧。他喜欢这个。”


明台却是在盯着女表出神,等他意识到自己满脑子想的是这块表要是戴在于曼丽的手腕上那该多好看啊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忙对明镜说:“姐,我看你最该给你自己买一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这话听得明镜特别舒心得意,又去问明诚:“阿诚考了博士,最应该奖励的就是你了。你现在这块表说来还是你大哥的,他小气,大姐送你一块新的。”


明诚微笑:“这块我戴惯了,不用换。我附议小东西,姐姐你快点挑一款,让大哥送你。”


这边话音刚落呢,明楼已经请销售把今年的女表新款取出来,五分钟不到的工夫,卡都刷完了。


明镜嗔怪他“冤大头”,明楼只笑,挽住她的胳膊:“时间来不及,不然还能请他们来个礼品包装。”


明镜笑眯眯地当着弟弟的面把表换了,又不忘对明楼叮嘱:“以后你送心仪的女孩子礼物,一定不能这样,三五分钟就去刷卡。要做出慎重再慎重的样子,最好是难以抉择,思虑再三。这样才能让她开心,觉得她在你心里地位不一般。东西不在价格,在心意。”


明楼若无其事地往明诚那边掠一眼,含笑回答:“大姐说的是。”


有了挑表这个插曲,去火车站的时间就更紧了。好在去南站的路上车况很顺利,到车站后明台跑去给姐姐拿票,明诚拎箱子,明楼想想,从后备箱里取了两瓶水塞进箱子里:“姐,那你到了给我们来个电话。”


“有司机接的。行了,我最不喜欢人家送行了。都回去吧。”明镜从明台手里取过票,一一拥抱了弟弟们,过了闸口回过头,笑着挥挥手,示意他们先走。


可他们都不走,目送他们的姐姐的身影消失在人海深处。


好运气全用在了送明镜去车站,等再回程,堵车堵得那叫一个销魂。明台逛了一天,晚饭又吃得仓促,硬生生地被堵饿了,在后排唉声叹气个没完。


明楼和明诚对视一眼,还是老大开口:“没吃饱啊?”


“饿昏了。”


“想吃点什么?”说实话明楼也有点没吃饱,估计明诚也是,“可以再吃一顿。“


“随便什么都好。”明台有气无力地翻旅行指南,“啊,想吃烤鸭!涮羊肉!一切的动物蛋白!”


明楼想想:“行,那就涮羊肉吧,附近有家还可以的。到时候不准喊热啊。”


“大哥我爱死你了!”


大夏天吃涮羊肉别有一种销魂,这次明台很好地让哥哥们见识了一下自己的战斗力,二两一盘的手切硬是来了三盘,还不算百叶和其他部位。吃到后来明楼都有点看不下去:“我这几天是饿着你了吗?至于这么狼吞虎咽吗?”


明台顾不上说话,又捞了满满一碗,才百忙之中回了哥哥一句:“太好吃了!为了涮羊肉,我觉得我是可以长留在北京的。”


明楼指他:“你就这点出息。”


明台再次重申了他的观点:“有出息的人不吃饭吗?”


明诚笑着捞出涮得刚刚好的百叶,挟到明台的碟子里。


这一顿出来三个人都是红光满面,明台喝了点二锅头,又饱又醉,根本不想动弹。两个哥哥也没吵他,非常安静地把车开回宾馆。


到宾馆后,明台跌跌撞撞进院子去了,估计是下一秒就直接扑床。明诚见明楼没有下车的意思,很轻地挑了挑眉头:“嗯?”


“我今晚得回去赶个报告。明天要用。”明楼说。


明诚点头:“那好。晚安……”


他的手被牵住了。


又很快被放开。


明楼的笑容隐在夜色里:“晚安。”


车子开远后明诚摊开手心,一枚钥匙静静躺在那里。


像一颗闪闪发亮的星星。




四 夏夜从你的唇边吻来的 完


大家晚安^^

评论 ( 141 )
热度 ( 11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