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3 全

所有爱曼宝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的手!


Warning: 台历来了~




其实早在三里屯的咖啡馆里,明台就认出了她。


今天她穿一袭蓝色的裙子,绉纱的,细跟凉鞋,衬得纤细的脚踝简直不像人类——明台反省了自己糟糕的中文水平。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特别特别像仙女。


他本来打算凑上前去和这个姑娘打招呼,开场白都想好了:“你好呀,我叫明台,是你们研究所明楼主任的弟弟。我们认识一下吧。”


他觉得这么自我一介绍,姑娘肯定能想起来,毕竟昨天才见过的嘛。然后两个人交换一下名字,换个非死不可,要不微信也凑合,总之先认识再说。


哇咔咔咔太机智了。明台得意地想。


但几乎也是在同一时刻,明台少爷就发现,哎呀,姑娘的裙子后摆有点没收拾好,衬裙露出来了那么一小截。


作为明家各种意义上的掌上明珠——明楼以前就说过,如果明台是个姑娘,搞不好真的会被取名“明珠”——明台从小被教育:一、要知道礼貌、与人为善,二、钱不是问题,千万不要委屈自己,三、不主动欺负人,但谁敢欺负你回家找哥哥姐姐。所以当他看见这么个漂亮的姑娘遇到尴尬,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地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那个……你裙子没穿好。”


和漂亮姑娘说话有一千零一种方式让她觉得你不是在没事找事找她搭讪,但不幸的是,在某种意义上法语说得比母语还灵光的明少爷这次显然是用了第一千零二种。而更尴尬的是,明台当时挂着耳机,让他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音量。


所以这句话不仅姑娘听见了,全咖啡厅的人也都听见了。


各种笑声中,明台看着姑娘猛地涨红的脸,知道自己这下错大了。


他一把摘下耳机,又说一次,小小声的:“真的……”


姑娘横他一眼,冲去了洗手间。


如果说这还是一场尴尬,接下来的事那可就不幸多了。明台接到姐姐的电话,说事情谈得差不多了,五分钟后来写字楼下头接她。这时明台困得厉害,也是,一夜没睡嘛,怎么能不困?于是他就决定赶快买个咖啡,意式浓缩,双倍剂量,效果堪比坐电椅!


他老老实实排队,安安生生等咖啡,老天作证,熊孩子又不是他的错。


追打玩闹的孩子冲过来的时候明台第一反应就是别烫着人。他在学校里练过几年击剑,对身体的柔韧性非常有信心,所以算计好对方的行动路径后,极有技巧地往后一退,正在想,如果他的教练在场,肯定会赞赏他这技巧和美观兼具的闪避……呃,等等,踩到了什么?


明台回头,自己的Loafer好死不死地踩在一只非常秀气的脚上,而这只脚的主人,他见过的……


就,这个妹妹,真的见过的啊。


对方的眼神活像见到了鬼。讨厌鬼。明台被这么一双美丽的杏眼瞪着,一时间忘记了解释,更忘记了熊孩子的攻击很可能是多重性的——


他被撞到了第二次,咖啡洒了出去,直直泼向姑娘那米色真丝背心的前襟。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明台慌了,手忙脚乱掏出手绢想给她把咖啡渍给擦了。


多好看的衣服了,就这么给毁……


姑娘之前脸色只是发白,这下却是眼眶都红了,手起刀落——


啪!


她个子这么小,穿着鞋也只到明台的肩头,但这一巴掌,直把明台打了个趔趄。


但她也总算把明台给打醒了。


明台再一醒神,姑娘已经不见了。


没留下名字,只留下一个货真价实、结结实实的大巴掌。


明台的脸涨得通红。并不完全是因为被打的。


……所以啊,明台说打了就打了吧,那也是真的蛮有道理的。


是吧?


…………


察觉到努力活跃了好久气氛的小弟忽然沉默乃至畏缩了起来,明楼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此时唯一的变量:他的老相识、老对手、也是现在的同事,隔壁研究室的王天风王主任,还有他的得意门生郭骑云,以及没人知道具体什么来路的实习生于曼丽。


而对面看见他们似乎也很吃惊,又不止是吃惊,至少于曼丽不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看自家小弟的眼神,那是恨不得撕了他。


明楼侧侧目光,见明台不自觉地摸了一下挨打的那边脸,心里顿时有了数。他向明诚使眼色,让他陪明镜先出去,然后低声问明台:“打你的人是于曼丽?”


明台好一会儿都没接话,又忽然如梦初醒地说:“哦,她叫于曼丽啊?”


他本不打算告诉明楼。但既然撞了个正着,也没办法再隐瞒了。


明楼皱眉,转念一想,还是把明台带到王天风那边去。果然刚一走近,于曼丽就像被踩着尾巴的猫那样,不仅瞪圆了眼睛,连头发仿佛都要竖起来了。


走近了发现桌子上有一碗寿面,明楼才知道原来今天是王天风的生日。他笑了笑:“王天风,你教出来的好徒弟,青出于蓝了这是。”


王天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明楼,还有他那个一看就有点活宝的弟弟,他见明楼虽然在笑,眼睛里却是山雨欲来,心里莫名有些愉快,便寸步不让地冷笑:“那是,我的徒弟嘛,当然是要青出于蓝的。不然教来干嘛?养猪杀来吃吗?”


明楼懒得理他,指了指于曼丽,对明台说:“你对人家干什么了?好好道歉。”


于曼丽没想到明楼会说这个,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明台对道歉那是一千个一万个没意见:“你叫于曼丽?我叫明台。那个,下午的事,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想到自己下午干的那档子缺心眼的事,他脸又热了。


于曼丽梗着脖子,半天没说话,直到王天风也问“怎么了”,才心不甘情不愿,看也没看明台地应了声:“算了。”


“那个……我赔你一身裙子吧!”明台赶快又说。


“不用了。”于曼丽硬邦邦地说


“真的是我不好!你生气也是应该的。”


“……”


明楼看自己弟弟这副样子,也是忍无可忍又无话可说。但因为弟弟的缘故,他格外多看了一眼于曼丽,小姑娘年纪轻轻,却不知道为什么骨子里会有这样深的愤怒和倔强,美丽的皮相下,藏了许多的铁和冰。


他不太喜欢这样的姑娘。


但明楼从来不对别人的感情发表意见,哪怕是自己弟弟的。


他轻轻咳嗽了一下,打断明台那期期艾艾的道歉和期待:“行了,歉也道完了。别让大姐等。”


王天风一辈子人精,就算之前于曼丽一个字也没和他说,这下也听懂了八九分。他冷哼了一声:“王八的儿子满地滚,不干好事。曼丽啊,老师在这里,要是不解气再打,我给你兜着。”


明楼的眼角抽了抽:“你倒是试试看。我家这个弟弟,我一根手指头都没动过他。”


在明楼身后,明台冲着于曼丽拼命摇头。


于曼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他这个样子,她莫名不再生气了。


不仅不生气,还有点想笑。


她真的笑了出来。


明台抓抓脑袋,也笑了。


这一笑大有冰释前嫌的意味。但无论是王天风还是明楼,在这个晚上,都没给两个人年轻人换一下微信号的机会。


明台被自家大哥拖走的时候有点欣慰(?)地想,没事,名字都知道了,还找不到人么?


回去的路上明台想着于曼丽的声音和神态,偶尔漏出一声傻笑,但这一路,似乎无论是明镜还是其他两个哥哥,都没嫌弃他,不仅没嫌弃,搞不好根本没真的在意。回到旅馆后,明镜立刻回了房间,依然没有理明楼。明楼跟到门边,却直接吃了个老大的闭门羹。砰的一声巨响,仿佛墙壁都在微微晃动。


他敲门,无人应答,又等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他只好往回走。走到长廊另一头时,一个人影斜斜地拉到脚下,明楼抬起头,笑了笑:“大姐这次动肝火了。”


明诚只是问他:“要不要出去走一走?”


明楼转身看看明台房间的灯火,又看看明镜的房间,也去问他:“想去哪里?”


“随你。我晚上吃多了,总不能就这么睡。”


他们于是穿过亮若白昼的南锣,经过雨儿胡同一路来到金锭桥。银锭桥一带到了夏天的夜里和噩梦也差不了多少,还是最吵最吵的那种噩梦,但只要过了这一段,到了广化寺,那就是另一个天地了。没有什么首都,有的只是北京:柳条簌簌作响,荷叶迎风欢唱,如果有月亮,游夜泳的大老爷们儿把后海的水荡出波澜来,把月亮也给搅散了。


两个人走得很安静,好像真的是出来散步消食一般。明楼对这一带也不太熟,一开始还装模作样地介绍一下景点,后来发现明诚知道的似乎比自己还多,不由奇问:“你不是第一次来北京嘛?”


明诚微笑:“我来之前仔仔细细把地图看过了。”


“好习惯。”


最后他们绕了一大圈,插到柳荫街上,明楼走得一身是汗,看到冰棍儿铺,就说想吃一根,又给明诚也带了一根回来。


结果回来之后见明诚低着头,他不由得问:“怎么回事?”


明诚很无奈地说:“等你这一下的工夫,被叮了一身包。英国没蚊子,我都忘了防蚊水这事了。”


“在哪里?我看看。”


明诚不疑有他,伸出胳膊给明楼看。明楼认真看了看,依然很认真地说:“果然是。”


明诚奇了怪了:“我骗你干嘛?”


“我帮你治治?”


“你带了风油精啊?不早说。”


明楼把人拖到柳树下头,趁着夜黑风高、大爷大娘们都回去睡觉了,很从容亲了一个:“分散分散注意力,就不痒了。”


明诚一伸手,啪。


“听见有蚊子。管不住手。”他面无表情地说,“对不住啊。”


明楼附耳对他说:“那你真要亲亲我。口水治蚊虫叮咬。”


“我看是耳光治百病。”明诚没好气地说。


他们冲着对方笑起来,在夜色里悄悄接吻。


冰棍儿全化光了。




三 这个妹妹我是见过的! 完

评论 ( 161 )
热度 ( 11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