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As You Like It Ch. 02 全

这一觉直接睡到下午四点半,终于因为饿而醒过来,摸过手机一看,短信果然来了。明诚习惯性打开谷歌地图,输入到一半扫兴地关掉,另换了个地图软件,发现餐厅的确不远。


于是明诚回短信给明楼:“听说北京晚高峰特别堵。不用接。我自己过去。”


过了一会儿回信来了:“‘听说’二字可以划掉。”


他笑笑,进浴室前把酒店送的两块曲奇吃了果腹,美式曲奇实在太甜,明诚觉得自己牙都要掉了。


洗完澡后明诚从箱子里翻捡出轻便的夏衫换上,轻装出门。六月的伦敦一点没有夏天的意思,上飞机前还得裹身风衣,但一到北京,真是恨不得直接沙滩裤大背心再来双人字拖了。不过通过明楼发来的那家餐馆的名字,明诚觉得还是稍稍穿得像那么点样子吧,配合一下。


明诚一直是很喜欢北京的内城的,大棵的槐树,屋顶上的花和葫芦架子,许许多多的自行车,满胡同流窜的猫和狗,充满了令人愉悦的人间烟火气。他没打车,按图索骥地向东,又朝北,到了成贤街后再七绕八绕,终于到了目的地。进门后明诚真心实意地想,在乍一眼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胡同深处、一般人等闲找不到的地方,平地冒出个浑身上下写着“我很贵我超贵我真的贵”的豪华餐厅还不晓得私人会所这种奇观,可能也应该列入首都一景。


他看一眼簇簇新的匾,唔,写反了。


报出明先生的名字后他被迎进了院子,其他人都没到,他就索性自己在小院子里逛逛,顺便发个短信告诉明楼自己已经到了。但他穿的是短袖,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受不了蚊子,又跑到书房去了。


这种贵死人的私人会所标配一个书房,必有许多中华书局的精装历史书、红木博古架上摆满了仿得并不怎么好的景德镇瓷器,以及一张偌大的、一般有单人床大小的书桌,文房四宝齐备,至于在上头写字的人是什么水平,通常也没人在乎。


这间书房的陈设也很标准。明诚找书看的间隙顺便瞄了眼书桌,发现纸笔很不错,墨和文玩也都是好东西。他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兄弟三个人练字的事——这么说也不确切,确切地说,是明楼陪他和明台两个练字。


彼时明台是个小多动狂,活猴子,上窜下跳没一刻安生,要他静下来写字,那真是比登天还难。只有明楼在,他才不敢闹腾,能有个把小时的老实。所以到后来,他们的书法课十次倒有八九次都有明楼坐镇。


明楼的字写得好,明诚不喜欢家里请的书法老师,反而很喜欢看明楼写字,然后用他写的字来背古文——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明诚后来想明白,其实自己何止喜欢看他写字。


念及此他微微一笑,又望了一眼书桌,随手从书架上抽了本精装的二十四史,再随手翻开一页,正好是《梁书》列传十四。


这是明诚非常熟悉的。曾几何时,无论是在凛冽的寒冬,还是在永无边际的酷热里,只要一想到家,那句子就会浮现出来。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夜,明楼问他,一个人在外头难过吗?


明诚不假思索地摇头,还行。


——想家吗?


——也还行吧。


——想家怎么办?


——你以前给小东西和我写过《归去来兮辞》,我没事就背一背,不行《与陈伯之书》再来一遍,就差不多了。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这就行了啊?


明诚低低地笑,撑起身子,去亲明楼的鼻尖。


——再不行,想你啊。


纷乱而熟悉的脚步声打散明诚的回忆。他放下书迎出去,可所有即将出口的话全被眼前所见给堵了回去。


明镜脸色发青,被气的;明台半边脸发红,呃,被打的。


明诚有点懵。




二 哎呀我的好姐姐! 完




因为那个妹妹还没出来……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改章节名……没事!下章一定出来!(到底在自豪什么)


谢谢大家留言!敲喜欢看大家留言开脑洞的!


傻白甜!傻白甜!真的傻白甜!大家放心~~~

评论 ( 91 )
热度 ( 9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