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春风不改 (三)

其实是特别短的一更。完全就是拿沪语磨个牙,没任何剧情……但是就是很想写出来……而且下一更,最多两更,就结束了……所以先任性地贴这么短的一点点吧。

 

前情提要:

【同明诚拒绝人的法子不同,明楼完全属于非暴力不合作,就是不搭理。所以明诚这一次也懒得问他怎么处理,想了一想,决定应该给他一个一劳永逸的建议:“要不你就说丧偶吧,一了百了。太太不在身边这个借口我用过了,不好再用第二次。”

 

明楼看他一眼,端起杯子啜了一口:“不说。”

 

明诚一怔,转念后笑了:“迷信。”

 

他终于找到对明楼说这句话的机会。说完之后语气简直是有点过于轻快的。

 

明楼戴上眼镜,继续去看他的报纸:“不是在说你啊。”

 

不急着答话,明诚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咖啡,才笑眯眯地说:“弃忒吾,哎有啥宁啊?”】


话说到这里,明诚灵机一动,又说:“个能伐,阿拉下趟每个礼拜挑一天,只准讲上海闲话。错的人要认罚。罚铜钿。(这样吧,我们下次每个礼拜挑一天,这一天里只准说上海话。说错了的人要认罚。罚钱。)”

 

明楼把桌子中间的可颂推到他眼前来,不紧不慢地接话:“侬铜钿多,罚得起,吾勿帮侬比。(你钱多,罚得起,我不和你比这个。)”

 

说是说不比,也没见他不说啊。明诚忍笑,瞥他一眼:“推板来,输勿起咯?(怎么,输不起咯?)”

 

明楼想了一想:“罚其他物什倒是可以。(罚其他的倒是可以。)”

 

“个么侬讲要伐啥物什?(那你说罚什么吧?)”

 

明楼一笑,态度非常好地又说:“侬自家讲。(让你说。)”

 

这下想一想的人换成了明诚。片刻后他抿着嘴微微一笑,看着明楼说:“啥人输忒,啥人下碗烂糊面,侬讲好伐?(那谁输了,就罚谁下一碗烂糊面,好不好?)”

 

“烂糊面有啥好吃的啊?(烂糊面有什么好吃的?)”对这赌注,明楼有些不以为然。 

 

可明诚还是笑,笃定地继续问他:“侬先勿要问这许多,赌不赌你倒是讲讲看?(你先别问这么多,赌不赌你说吧?”


“赌。”明楼略一颔首,答应了。

 

明诚一下子笑弯了眉眼:“侬已经输忒了 。(你已经输了。)” 

 

“瞎讲有啥讲头。(胡说。)”

 

明诚只是笑,撕开可颂吃了一口,才说:“白吃了一辈子烂糊面,还勿晓得是啥。(白吃了一辈子烂糊面,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到底是啥物什啊? (到底是什么?)”

 

说到这里,明楼见明诚忍笑忍得都要坐不安稳了,转念一想,这下终于明白了过来。


明诚一见明楼目光一闪,就知道他是明白了,接着看见明楼朝自己这边看了一眼,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发毛,耸耸肩膀笑着扔了咖啡勺要溜,可明长官宝刀不老,眼疾手快地把人给捉在了手里。

 

明诚一边笑一边讨饶,刚喊了一句“大哥”,明楼只是笑着在他额角亲了一下:“是咯呀,‘吃了一辈子烂糊面。’侬讲了对。(是的啊,‘吃了一辈子烂糊面’。你说得对。)”


明诚板着面孔叫了一声“吃伐消”,可惜发红的耳朵还是很快地出卖了他。


他任明楼揽了他一会儿,又说:“今朝勿算数。(今天不算。)”


明楼并不松开手:“不算就不算。”


说完,他又弹弹他的额头:“你倒是好,捉弄起人捉弄出新花样来了。”


明诚落了座,脸上和眼底都是笑:“最近应酬老听到人说上海话,又捡起来了一些。” 

 

“捡得很好嘛。”明楼瞥他一眼,伸出手指指指明诚的鼻尖。


明诚还是笑:“那今晚吃面?”


“烂糊面就吃。”

 

两个人看着对方,又低低笑起来。


 

TBC

 


 

嘻嘻,看懂了没?如果前十个回帖都没看到答案,我就贴出来~(建议大家读一读)

评论 ( 78 )
热度 ( 6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