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高级趣味。特别懒。偶尔鸡血。

© mockmockmock
Powered by LOFTER

别日何易 之 番外 早秋 (一)

还是想写谈恋爱的一个我……=。=


早秋


明楼结束今天的跑步从卢森堡公园出来的时候,看见北门口有人在卖栗子。


前几天的饭桌上,明台还在抱怨说好久没吃到家里做的桂花煮栗子了,明楼本来打算找个周末带他去Ledoyen吃烤鸽子配栗子,甜食再加个蒙布朗或是干脆就要糖渍栗子,一解小东西突发的乡愁,但没想到的是,一看到推烤栗子的小车,他自己都有些挪不动脚步,索性过去把所有没卖掉的栗子都买了下来。


巴黎人吃栗子按纸包算,一角纸包里四个,至多八个,小贩鲜少看到这样阔绰的主顾,本来还想八个一包地给他装好,明楼却不要,直接装了满满一个大纸袋,捧在怀里后,腾腾的热气一下子让眼前的景色都氤氲了起来。


他抱着栗子往家的方向走,没走出几步,就和明诚撞了个正着——对方本来脚步匆匆,可一看见明楼,立马顿住了,微笑着走过去说:“……我在莎士比亚听人家说卢森堡门口有卖栗子的,就想赶过来买一点,省得我们家小少爷又在念。你倒好,一买买这么多。不是把人家的栗子都买了吧?”


明楼看他鼻尖上沁着微微的汗,微微一笑说:“出来跑步没带零钱,他也找不开,索性全买了。”


“直接从办公室跑过来的?等下还回去吗?”


“本来是打算回去的,东西都没带。不过现在这样,还是直接回去吧。”


但明诚发现他们根本不是往家的方向走——看明楼这带路的架势,根本就是又在往公园的方向去了。


明诚不由得轻轻挑眉,可明楼只是问他:“买到什么有趣的书了?”


“前段时间听说托马斯 曼的《约瑟夫和他的兄弟们》的第三本写完了,就想去看看书店有没有。”


“买到了?”


“没。说是没那么快,听说是要年底。不过在书店找到本一直想要的书的初版,价格也好,就买了。”


明楼虽然能读德文,但是对德文小说素来没什么兴趣,不像明诚,什么波兰语的、意大利语的、俄语的,只要想读,都能津津有味地读下去。


说到书明诚眼睛里总有愉快的光彩,还专门把刚纳入囊中的书籍从包里翻出来给明楼看。明楼看了眼标题和作者,见又是德文的,便随口问:“这是不是那个写《德米安》的作者?”


“嗯。”说到这里明诚忽然停下了脚步,“……这不是回家的路吧?绕远了。”


“你急着回去?”


明诚一怔:“啊?”


明楼又一笑:“不急就晚点回去。明台这小子最近是玩得发了疯,不到天黑绝不肯回家的。不等他,栗子冷了可惜了。”


听他这么说,明诚眼神闪了闪:“先生,学期中,公园里学生多。”


明楼瞥明诚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你不是已经毕业了吗?再说,当年你还在做学生的时候,从来没选过我们系的一节课。”


明诚假意咳嗽了一下,借以掩饰此时的笑意,然后趁着此时公园小径上前后无人,飞快地拉了一下手,心安理得偷得浮生半日闲,约会去。


他们穿过美迪奇喷泉,走到公园的东侧找了块灌木从后的草地坐下。路上还真的遇到了明楼的学生,明诚有些不好意思,偏偏明楼坦然得很,笑眯眯地与学生打了招呼,还停下脚步攀谈了几句,这才客气地道了别。


他们都是临时起意,也没准备毯子或是餐布。好在巴黎这一个礼拜都没下雨,在草坪上席地而坐也不觉得潮湿。坐下后明诚解下围巾,明楼把还在冒热气的栗子连纸袋子往地下一放,拣了几个大的扔给明诚:“还真别说,来巴黎这么多年了,都没想起吃栗子。小东西随口提一句,居然馋了。”


“栗子就算了,好歹买得到。他要是哪天心血来潮说要吃糖粥,看你怎么办。”


明楼就承认了自己原本的计划。明诚听了直笑:“要真是这样,即便你再多买十袋栗子,也还是节约的。”


明楼也笑,笑完抱怨:“还是不够甜。没家里的栗子好吃。”


明诚知道,其实明楼在衣食住行上并没他展示在世人面前的那样考究,事情多起来的时候,两个人在家几天几夜胡乱吃点什么都能应付过去。但这并不妨碍此时的自己和他开玩笑。明诚剥了个栗子,递给明楼:“大少爷,异国他乡,请您就多担待吧。”


可明楼起先并没有接,明诚觉得奇怪,顺手又递得更近些,这时明楼才接过,手指有意无意地挠了挠明诚的掌心,教明诚脊背都一颤,平时拿着上膛的枪都不会抖的手,这下连小小一颗栗子都要丢出去了。


他不免瞪明楼一眼。比了个嘴形,说的是“光天化日”,谁知道明楼冲他笑,凑过去亲吻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舌尖顺着指根一路回溯,很轻地含了含真的开始发抖的指尖,这才坐好,也还给他四个字:杀人放火。


然后把明诚之前递过来的栗子吃了。


好在此时临近黄昏,正是下班晚餐的钟点,公园里没什么人闲逛,加上明楼动作快岁快,但态度从容之极,倒是免了被侧目之虞。但不管有没有被看见,明诚的一张脸还是顷刻涨得通红,像被烫了似的缩回手,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想想不甘心,没舍得扔书,转而抓起栗子壳朝着明楼扔。


他出手自然是一扔一个准,明楼躲不过,又说:“啧啧,‘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明诚瞪大眼睛,片刻后真心诚意地说:“论厚颜无耻,我真是甘拜下风。”


明楼捶地低笑,索性变本加厉地把人拖到身边,没有辜负周遭这一番有花有树,有鸟有松鼠,就是没再无旁人的好风景,坐实了“厚颜无耻”这个考语。


评论 ( 65 )
热度 ( 792 )